• 法律图书馆

  • 新法规速递

  • 法律的故事:规则背后的博弈
    编号:82531
    书名:法律的故事:规则背后的博弈
    作者:张程
    出版社:法律
    出版时间:2019年9月
    入库时间:2019-10-8
    定价:49.8
      

    图书内容简介

    法律的复杂之处在于它不是人类社会的孤独存在,而是置身于天理人情、风俗习惯乃至人们的认知好恶中,白纸黑字的规则艰难地践行在种种因素的影响之中。司法者所秉持的公平公正、不畏权势之心是照亮法律前行道路的火把。
    《法律的故事:规则背后的博弈》通过与张释之、张蕴古、宇文融、阿云、严藩等有关的13个历史名案,用生动的故事来解析严格执法、死刑核准、临时官制、变法改革、惩治贪腐、情法之争等多个法律主题;通过徜徉在衙门、官吏、制度、律令、习俗之间的13个法律故事,讲述中国古代司法规则背后的博弈,显现隐藏其后的思想观念和世俗人情。以故事触摸历史,以名案解析法律。

    图书目录

    目录
    001/ 张释之:执法者的楷模
    见太子与梁王违制,他主动飞奔上前,阻止他们进宫。太子车驾紧急刹车,惹得太子刘启和梁王刘武很不高兴,喝问张释之:“你是何人?胆敢阻拦我们的车辆?”张释之不卑不亢地回答:“臣是公车令,两位殿下不能进去!不仅不能进宫,且犯了在皇宫门外不下车的不敬之罪。臣要奏报皇帝,惩罚两位殿下。”
    011/ 张蕴古:死刑核奏制度
    大理寺丞张蕴古研析案件,认为李好德神智不太正常,“癫病不当坐治”,即精神病人不用承担法律责任。唐律规定,凡口出妖幻之言妄议朝政君王的,处以绞刑。同时规定,对于身体笃疾之人,应由大臣上请皇帝予以减免处罚。疯癫病属于笃疾的范畴,所以张蕴古奏称李好德为疯癫之人,不应像常人一样处罚。唐太宗采纳建议,决定宽宥李好德。
    021/ 宇文融:让官制临时化
    使职浪潮,名目各异,永恒不变的是皇权的自由洒脱。皇帝对使职使用起来得心应手,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还能解决现实问题。当唐朝官僚集团将宇文融贬死天涯海角多年之后,唐玄宗还对他念念不忘,对宰相说:“卿等皆言融之恶,朕既贬之矣,今国用不足,将若之何?卿等何以佐朕?”(你们都说宇文融不好,那么现在国家缺钱,你们能像他那样给我筹来钱吗?)权力的需求,导致了使职制“临时”了上千年。
    033/ 阿云案:改革的前哨战
    他们认为阿云虽然不是韦大的未婚妻,但是阿云谋杀未遂,已经造成他人伤害的客观事实是存在的。《宋刑统》规定:“诸谋杀人者,徒三年;已伤者,绞;已杀者,斩。”审刑院和大理寺根据这一条法律,推翻了许遵的意见,改判阿云是“谋杀已伤”罪,按律处以绞刑。这样的处罚在县衙门的初审和许遵的复审之间,在客观上取了一个折中。接着,他们把这个判决上奏给宋神宗确认。
    055/ 郭桓案:朱元璋的枪口
    案子的起因,要从洪武十八年(1385年)三月的一起弹劾事件说起。御史余敏、丁廷举二人告发北平布政司、按察司官吏李彧、赵全德等人与户部右侍郎郭桓等人串通舞弊、监守自盗,贪污了海量官粮。明太祖朱元璋接到奏报,平生最恨贪官污吏的他随即下令将涉案人严加审讯。
    069/ 倒严案:严世蕃的罪名
    说到严世蕃,很多人可能不太了解。但是说起他的父亲严嵩,估计大家都知道,他是明朝嘉靖年间的内阁首辅大学士,出了名的大奸臣。如果把中国古代奸臣按照臭名昭著程度做一个排行榜,严嵩肯定会名列前茅。排在“奸臣排行榜”前列的人物,逃不离严嵩、赵高、秦桧、和珅这几个人。
    097/ 孝子案:为父报仇难题
    武义县百姓王俊晃晃悠悠地行走在早山脚下的乡间道路上,他喝了酒,有点醉醺醺的,摇摇晃晃地走过山岭。突然前面横出一道黑影,一个人“嗖”地钻过来,大声喝道:“还我父亲的命来!”王俊毫无提防,大吃一惊,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黑影劈头砍了一刀。头上中了一刀,王俊倒在地上哀号抽搐。那黑影扑上前来,按倒王俊,再一刀枭下了他的首级。
    107/ 驿站案:违规接待之后
    德明一行抵达泰安县的夏张驿。当日,夏张驿正在接待京城兵部官差,未能如数供应物资。德明家人及随从大为不满,对驿站人员辱骂撒气。管理驿站的徐元为知县张晋的家人,略作辩解,德明家人就把徐元扭送到公馆。陈锦禀明了德明,德明对徐元严加杖责。
    131/ 失印案:制度如何变虚
    兵部接待官员大叫起来:“赶紧找,每一寸地方都不能放过!”一群人分头在仓库的各个角落翻腾起来。空气似乎凝固了,安静得出奇,仓库里只剩下人们紧张的呼吸声。不一会儿,本库的库丁康泳宁在屋角堆放的、像小山一样的旧稿案顶上,发现了印匣。打开一看,空空如也。行印真的不见了!
    157/ 德清案:官官相护之害
    如果这真的是一起谋杀案,命案必破,黄兆蕙破案压力肯定是少不了的,而且命案的发生说明德清治安不好,黄兆蕙这个父母官治理无方。因此,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尽管直觉告诉黄兆蕙此案案情重大,但他还是琢磨出了一个躲避的方法。黄兆蕙借口自己正患风寒,无法亲临查勘,拖了好几天才向湖州府禀报,请求上司委派官员查案。
    181/ 假照案:胥吏买卖假官
    周载犯了什么事呢?他又为什么要自首呢?只听周载说,自己串通直隶山海关通判承瑞,在京城里作弊。同时,周载举报户部捐纳房办假照。原来,周载曾任刑部书吏,服役期满后留在北京,利用自己在官府工作的经验和积累的人脉,做些中介工作。这年正月,宗人府书吏杨文祥介绍来京城报销的山海关通判承瑞认识了周载。
    207/ 窃银案:库丁搬空国库
    户部银库集中接收捐纳银两,由于捐官的人太多,直到傍晚才轮到张家交银。巧合的是,张亨智的弟弟张诚保是银库当差的库丁,当天负责银两的检验收纳。周二和帮手张五一起,将一袋袋白银携近库门,逐一交给张诚保。张诚保在银子上秤、验色等过程中,不知是有意还是疏忽,将第二袋误报成了第三袋。
    233/ 滑书吏:吏部书吏系列弊案
    清朝的北京城是全国政治中心,是一个大染缸,鱼龙混杂,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都有。北京城是官场信息中心,真真假假的消息在或明或暗的各种渠道流转。有些人有一两个窥探信息的渠道,认识几个部院的官员,就四处游荡,上下其手,谋取利益。

    Copyright © 1999-2019 杭州法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备10202533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502000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