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律图书馆

  • 新法规速递

  • 劳动合同概论

    [ 魏大明 ]——(2018-5-7) / 已阅3773次



    企 业


    A、劳动合同制应该是直接作为取代原先政府主导的招工制度而出现的,所谓“人事权或用工权的下放”
    这种取代,造成的直接结果是企业设立者的缺位,也就是说当时的企业是政府主办或设立的,政府实际上掌管着选人用人的权力,设立者放权于只有经营权的企业,在企业的设立者政府不直接参与的情况下,笔者称之为“出现了设立者的缺位”。
    笔者猜测,当时关于企业人员的选人用人的人事权,也可叫“用工权或用工资格”可能都是政府或政府设立的主管局行使。全员劳动合同制推行时,不管政府是作为企业的设立者,还是作为企业的管理者,不再行使人事权了,这就涉及到一个放权的问题,这个人事权力下放给谁,下放到那里呢,可能是想来想去,实在是找不到接替设立者这个重要角色的更好对象了,因为当时除了政府外,确实再也找不出谁是企业的设立者了,就下放到了企业。当时的企业是政府或主管部门的企业,是其下级单位或组织,而且企业那个时候也是被称为二级单位或三、四级单位的。放人事权,也就成了向下级单位下放权力。这时的企业,接替自己的设立者(政府),便享有人事权(用工权),笔者理解为,当时的企业相当于是政府或主管部门的代理人或授权人。全员劳动合同制作为一个制度全面推行,那么员工与谁签劳动合同呢,可能顺理成章地企业就成为了与劳动者相对应的,劳动合同中的一方主体。
    B、人事权、用工权或用工资格
    根源于企业设立者的“人事权”或“用工权或用工资格”的这种权宜之计产生的,企业作为劳动合同主体出现的情况,可能是将错就错地沿袭下来,并不断地演化成当今的劳动合同法律制度,使“用人单位”演化并异化到了超越用人单位设立者之上的“用工权力者”或“用工资格者”。也就是说从目前的法律制度设计来看,人事权、用工权或用工资格被授予了企业,而不是企业的设立者。
    2)以公司为例,谈谈企业的异化或权力扩张现象
    笔者所称的企业异化或权力扩张,是指企业享有了超越其设立者(股东)的权力;笔者认为只有企业的设立者(股东)享有决定企业的成立、经营、停歇业、消亡或注销的权力,企业的设立者,是企业的当然组织者,享有人、财、物的调配权。
    但受本文讨论主题的限制,笔者在本文所称的企业异化或权力扩张,指的是本应由企业设立者(股东)享有的人事权(用工权或用工资格),反正被自己设立的企业享有,自己反而成了企业的劳动者,与其设立的企业签订劳动合同,并受管理、指挥的现象。
    A、企业异化的来历
    随着国有、集体企业的改制,公司制的推行,企业的设立者补位了,股东填补了政府退出企业设立者角色或不履行设立者职责后,成为了企业的设立者,并依法履行起设立者的职责;按常理或常规,在设立者补位后,作为权宜之计的“企业人事权或用工权”,就应归位于设立者。但由于历史事件的惯性作用或思维的定势,在企业中的所有人员都不是企业的设立者,国家或政府要求全员与企业签订劳动合同时,看似没有出现任何问题的权宜之策,便被保留了下来。
    在依公司法设立的企业,有设立者,即股东之后,按笔者了解到的情况或前述上海某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的案例,设立者反而要与其设立的企业签订劳动合同,而在全面推行劳动合同制的时候,与公司签订劳动合同的人员中,肯定是没有设立者或股东的,当时只有政府是设立者,也就是说,当时也不存在设立者与其设立的企业签订劳动合同的情况出现,企业也从来没有去管理、指挥过其设立者,相反,是设立者在管理、指挥、决定企业的一切。
    企业的设立者补位,劳动合同法律制度规定设立企业的劳动者要与企业签订劳动合同后,情况发生了颠覆性的倒置:按公司法的规定,股东决定企业的一切,劳动法、劳动合同法却把这样关系颠倒了过来,股东反而成了企业的员工,股东劳动者要接受企业的组织、指挥、安排。从而在法律上完成了笔者所称的“公司异化或权力扩张”。
    B、对公司被异化的浅析
    全面推行劳动合同制之时,政府是企业的设立者兼管理者角色;公司法实施后,政府是批准设立企业。批准设立与设立具有完全不同的法律意义。
    可能也与劳动合同制推行时的背景有关,当时大部分企业基本上没有自己的资金,全员(人员)又都从企业驳离出来了(至少是在宣布实行全员劳动合同制到还没有正式签订劳动合同这段时间的瞬息驳离期)。
    笔者认为,企业就是在这时被概念化,或以法人面目出现而“异化”的。这一突变或思维模式的转型,就象把具体的树木排除在外后,将森林字面化或概念化一样,直接影响到了后来企业法人制度的确立,这个把成员排除在外的“概念化的东西”,可能就只剩下名称、组织机构、住所、财产或者经费了;也可能是基于当时对企业的这一思想,现在的法人制度规定:“法人应当有自己的名称、组织机构、住所、财产或者经费。”至于人员,因为全员都要与企业签订劳动合同,合同又被理解为是平等的民事主体之间的协议,所以,人员想当然地就被排除到了当时的企业概念之外,直到现在,人员似乎也并不包括在公司法人之中(因为在签订劳动合同之前,人员本在企业外),造成了公司法人与自然人的分立或对立状况。
    股东或公司的设立者要在自己设立的公司中从事劳动,按现有法律规定和劳动管理部门的要求,亦要与自己设立的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归于劳动合同中的劳动者一方,从而完成了企业或用人单位的法律意义上的异化或权力的虚无性扩张---实际操纵或控制企业的人,反被法律规定为受企业控制或管理的对象。参看如下笔者下载的对劳动者的法律定义:“劳动者”具体指达到法定年龄,具有劳动能力,以从事某种社会劳动获得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依据法律或合同的规定,在用人单位的管理下从事劳动并获取劳动报酬的自然人(中外自然人)。笔者这里不想谈及公司的设立者是不是以劳动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的,也不想谈论设立者设立公司的目的,以及设立者依本定义是不是适格的此处所称的“劳动者”。
    3)“用人单位”的本质及对几类“用人单位”剖析
    基于前面对企业异化问题的讨论,笔者想尝试一下以公司法人为例讨论“用人单位”的本质特征:首先,公司法人是人的组织,不是或没有人的组织不能称为法人,公司法人的最基本组成单元和首要要件是自然人,以别于蜂群组织或狼群组织;其二,公司法人是人创立的或设计出来的,除人这个最基础的组成要件或当然要件外,法律还设立了一些辅助性要件,例如什么名称、住所之类,从而被法律视为一个独立法律主体的人、财、物有机组合的一个集合体,但究其法律后果,最终均由组成法人的自然人承担;其三,法人由自然人控制,法人的行为均由自然人实施或完成。
    笔者为了与前文中提到的“自主劳动者”概念相对应,列举了如下一些“用人单位”,并稍微揭一揭“用人单位”的面纱。
    A)个体工商户(有字号和无字号);
    B)一个自然人股东的有限公司;
    C)律师事务所;
    D)合伙企业;
    E)审计师、会计师事务所;
    F)医院有限公司等。
    笔者假设如上“用人单位”达到了法律规定的实质设立条件,只是没有到有关部门进行登记,据笔者对有关法律的理解,它们就可能不是劳动合同法中所称的“用人单位”,为此,笔者似乎有理由认为,法人或更广泛一点的“用人单位”有一个本质特点的是“登记”。
    依据现有法律的规定,似乎没有依法登记的“组织或用人单位”,都是自然人承担法律责任,它们可能也不是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中所称的“用人单位”。
    为此,笔者在此将组织,区分为依法登记的组织和未依法登记的组织两大类。“用人单位”可能是有法律面纱的组织,以个体工商户为例,登记,如果有名称,就以登记的名称列为诉讼主体承担责任,没有登记名称,则以个体工商户的姓名承担责任(见最高院有关司法解释),但不管登记不登记,实际承担责任的主体均是个体工商户这个自然人。我们可不可以这样来理解,劳动者与个体工商户签订劳动合同是与登记的名称签订劳动合同,如果没有登记名称则是姓名与姓名签订劳动合同。当然,实际操作中,有些地方的劳动管理部门在办理劳动保险时,可能已经放弃了对个体工商户业主签订劳动合同的要求,但个体工商户与其他“劳动者”依然是要签订劳动合同的,如果这种操作存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其实已经把劳动者进行了“自主性劳动者”和“非自主性劳动者”的分类或区分。
    所谓揭一揭“用人单位的面纱”,笔者认为就是暂将“登记”放一边,揭开这层法律的面纱,我们会发现“用人单位”里面全是人,即里面全是自然人这个最基本的法律主体或单元。
    “用人单位”这个人、财、物的集合体中,人员由两部分组成,以有限责任公司为例,一是公司的设立者或股东,这部分人员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或指挥管理者;二是其他成员。这两部分人员对外履行职务或从事职业活动时,都可视为公司行为,就象一个自然人的手指触及到另一自然人,我们不说成手指行为,而说成是人的行为一样;当一个自然人的左手牵右手时,我们不能说成某自然人与左手或右手牵着了,而只能说成左手牵右手一样。笔者如是比喻,是想说明公司不能不能以其自身名义对内部的组成单元。
    如下笔者单列一节对劳动合同是企业内部关系还是外部关系进行讨论。
    三、劳动合同是企业内部关系还是外部关系浅析
    1、在揭了一下公司法人本质或“用人单位”的面纱,讨论了一下公司法人本质后,笔者想基于此,谈谈劳动合同是组织内部按不同标准划分的,不同的自然人群体之间的关系,还是组织或法人与自然人之间的关系问题。笔者可能是作茧自缚了才作如下表述的:如果法人包括其成员,那么成员就不能作为与其所在组织平等的民事主体签订劳动合同。
    据笔者浅薄的理解,在资本主义国家里,劳动合同关系,似乎不管以什么名目出现,不管用工方(雇主)是企业,还是企业的实际控制人,归根到底,好像都可归结为“劳资关系”,纠纷也可说成是“劳资纠纷”。如果真如笔者前述浅薄的理解,那么,笔者想得出结论说:在资本主义国家里,劳动合同关系可归结为企业内部关系。
    在我国大陆地区,先有劳动合同制在国营、集体企业中的推行,随后才有《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用人单位”才成为《劳动合同法》中的法律术语。
    笔者这么说,只是想说明白一个事实,即“劳动合同”及“用人单位”这一称谓并不具有悠悠历史,可说它们是在当时的历史背景的产物,随时代的变迁、随法律的起草和通过而来,时间并不久远,还可称之为新生事物之一。
    是“用人单位”确切,还是“用工单位”准确,也许采用“用工资格”更中性,本文在此不作进一步地推敲。本小节所要讨论的主要问题是劳动合同关系是企业内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还是看似外部的“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的关系。
    “用人单位”作为劳动合同的主体,前面已经说过主要是政府将“人事权”下放到其下属单位或企业,政府作为企业的设立者,不再履行设立者职责,并基于人事权及其行使思想而来的。“企业”承担起了政府作为企业设立者的职责后,成为了劳动合同中的主体,即用人单位一方,劳动合同看起来就成为了企业与劳动者之间的,企业外部关系。现在经济和企业主体格局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有必要对劳动合同及其主体进行重新审视和规范。
    2、劳动关系之浅见
    通过上述分析,笔者试着对劳动关系发表如下倾向性地意见:所谓劳动关系,应该是在集体劳动过程中形成的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关系或配合关系,是组织或单位内部,各类人群各种关系中的一种,劳动者之间的协作关系,本质上也是一种劳动关系。
    单位内部的劳动关系,可分为设立者、管理者、普通劳动者三者之间的劳动关系,及其他们内部的关系。劳动合同关系仅是前述劳动关系中的一种:一方为企业的设立者或实际控制人,另一方为提供劳动的企业员工或成员,涉及工作内容、工资、劳动保护等内容,重要到要制订法律来进行规范和调整的劳动关系。企业的设立者或实际控制人,属自主性劳动者无需与他人签订劳动合同,因为其除受法律的约束外,并不受其他人的管理、安排、指挥。
    四、用人单位成为劳动合同主体的其他成因简析
    在前文分析了“用人单位”成为劳动合同主体的主要成因或仅是权宜之计之后,笔者认为法律之所以继续如是规定,可能还有其他一些原因或考虑,特别是思想观念或意思形态、社会制度等方面的因素,在此简略提提,以供商榷。
    1、“用人单位”成为劳动合同主体,笔者猜想可能也是为了避免出现直接的劳资纠纷或对立的一个创意。以“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之间的矛盾或对立,代替劳资纠纷或对立,毕竟“用人单位”不是人,且要求公司的设立者也与其设立的“用人单位”签订劳动合同,好像与普通劳动者站到了同一战壕,似乎起到了融合或和谐双方的作用,减少、淡化了人与人之间矛盾的作用,至少是淡化了这一情感上的不快或不悦。

    总共4页  [1] 2 [3] [4]

    上一页    下一页

    ==========================================

    免责声明:
    声明:本论文由《法律图书馆》网站收藏,
    仅供学术研究参考使用,
    版权为原作者所有,未经作者同意,不得转载。

    ==========================================

    论文分类

    A 法学理论

    C 国家法、宪法

    E 行政法

    F 刑法

    H 民法

    I 商法

    J 经济法

    N 诉讼法

    S 司法制度

    T 国际法


    Copyright © 1999-2018 杭州法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备10202533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502000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