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律图书馆

  • 新法规速递

  • 常见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行为性质实例分析之三 -买卖型融资贸易相关

    [ 肖田 ]——(2017-12-25) / 已阅2159次

    常见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行为性质实例分析之三
    -----买卖型融资贸易相关
    作者:肖田,法学硕士,江苏振强律师事务所律师
    目前,我国法禁止非金融机构以提供融资服务为主业,非金融机构的供资方不能长期、稳定、直接与融资方开展借贷业务,但现实中,部分实体如大型国企资金过剩、大部分民企资金紧张、银行贷款很难的现实,让企业间借贷呼之欲出几无法阻挡,于是曲线为之、借货物或服务(为简化起见,以下只以货物为例)买卖之名,为融资之实的案例不胜枚举。即便是可获得银行融资的企业,在出现银行贷款逾期时,为避免因无法按时还款导致的信用评级下降、授信额度减少等不利后果,也存在寻求民间融资进行短期资金周转的需求。
    这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融资模式,实践中常常由于链条的某一方资金或者货物服务断裂而发生危机,同时,也可能在操作过程中触碰法律红线,造成民事,行政乃至刑事法律风险,引发一系列法律问题。本文选取一角,关注买卖型融资贸易中可能涉及的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问题。

    一、什么是买卖型融资贸易

    一般而言,买卖关系是贸易关系的基石;买卖型融资贸易,本质上是融资,但形式上主要由一个或者数个买卖关系构成,其间可能夹杂委托等从属性质的法律关系。
    买卖型融资贸易可以分为具体以下几种模式:
    1、托盘融资
    托盘融资是指托盘方与买卖双方企业分别签订采购合同,利用账期,为买方提供融资。
    举个例子,蜗居是个刚毕业的小伙子,想买房但暂时没钱。一般情况下,蜗居向银行贷款,拿了贷款向开发商买。这里银行和蜗居之间是借贷关系,蜗居和开发商之间是买卖关系。但也可这样操作:蜗居找到银行,请银行买房,然后给蜗居住,等蜗居有钱了,再向银行买房子,当然,银行要赚一大笔价差。在这里,银行就是托盘者。本例中,法律关系只有一种:买卖,开发商和银行之间,蜗居和银行之间,都是买卖关系,托盘形式上就是两个或者两个以上首尾相接的买卖关系。当然从实质上看,蜗居是借款方,银行是出借方,银行赚到的那一大笔,就是利息。银行允许蜗居延后买房,这段时间就是借期。
    2、委托采购
    委托采购是指出借资金的企业接受融资方(即实际买方)委托,向第三方以实际买方的名义支付货款、采购货物,实际买方取得货权,同时根据约定向出借方偿还借款和利息,当然名义上这些不被称为借款和利息,而是以垫付款和代理费的形式存在。
    以上两种方式非常相似,都有一个实际出钱的“金主”,不同点在于,托盘者在法律上,做了一把货权所有人,虽然这个角色的时间可能很短暂,但是毕竟曾经拥有过;委托采购中,“金主”只是金主,只扮演出钱的角色,自始至终,没有拥有过货权。
    3、循环买卖
    循环买卖贸易是指三方或三方以上主体间签订三份或三份以上标的物相同、价格和履行期间不同的买卖合同。合同履行过程中各方均只出具确认收货的单据并开具增值税发票,不对货物进行实际交付。最终的卖家和买家是同一个主体。举个例子,关羽因经营不善,急需资金,而大哥刘备系皇族,家底殷实,无奈夫人小气,不肯出借,关羽刘备想出一个办法,还找了张飞和赵云两兄弟配合:关羽在第一个元旦把自己的大刀以1万元卖给张飞,张飞在端午节以1.1万价格把大刀卖给刘备,刘备在中秋节以1.2万元的价格将大刀卖给赵云,赵云最后在第二个元旦以1.3万元价格将大刀卖给关羽。四兄弟为了方便起见,大刀就不拿来拿去了,一直放在关羽那。刘备夫人只知道关羽缺钱卖刀,关羽融资成功,皆大欢喜。在这个例子里,最初卖大刀和最终买大刀的,都是关羽。对于关羽,他实际得到的是:1万元的钱,用了1年;付出的是,0.3万元的利息。这就是循环买卖。


    二、买卖型融资贸易可能涉及“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法律分析

    虽然1995年国家税务总局发布的192号文第一条第(三)项要求“三流一致”,即在货物交易环节中货物流、资金流、发票流一致,但客观而言,该规定已经严重的背离了我国市场经济对于资金流、货物流多元化的发展要求。从上述分析我们可以看出,买卖型融资贸易在实际中广泛存在,而且按照《物权法》的规定,现实交付、简易交付、指示交付和占有改定都是法律认可的货物交付的方法,因此,如果不涉及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上述买卖型融资贸易中即使三流不一致,也不必然导致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风险。
    但同时我们还应注意到,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在2013年召开的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的精神,如果企业间以买卖形式进行长期的、经营性的借贷行为,属于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应认定为无效。如果基础的合同关系被否定,买卖型融资贸易中有关企业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可能性无疑增加,因此,决策者不仅应从民商事角度,还应从刑事法律风险的角度审慎判断,有利选择。
    买卖型融资贸易存在其合理性,但是风险和机遇并存,尤其在我国目前相关立法不尽完善的情况下,这种风险不仅仅上商业上的,还可能是刑事上的,而刑事上的风险,对于大部分中国企业,尤其是公司化治理不是那么完善的民营企业而言,无疑是致命的。至于虚开增值税发票罪有关定罪量刑标准,笔者在本专题之前的系列文章中已经详细解读,本文不再赘述。
    因此笔者建议,企业家在做出是否要以买卖型融资贸易进行融资的决定之前,必须与专业人士详尽分析,充分论证,最大限度防范刑事法律风险。


    ==========================================

    免责声明:
    声明:本论文由《法律图书馆》网站收藏,
    仅供学术研究参考使用,
    版权为原作者所有,未经作者同意,不得转载。

    ==========================================

    论文分类

    A 法学理论

    C 国家法、宪法

    E 行政法

    F 刑法

    H 民法

    I 商法

    J 经济法

    N 诉讼法

    S 司法制度

    T 国际法


    Copyright © 1999-2018 杭州法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备10202533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502000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