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律图书馆

  • 新法规速递

  • 以史为鉴

    [ 刘江汉 ]——(2016-3-7) / 已阅4660次

        笔者认为《中国法制史》,在某种程度上比法理学这门基础理论课还要重要。《中国法制史》远不止是把法理学中的法学学习、研究一般方法之一的历史法,区域化成中国法制。
        通过对《中国法制史》的深入学习,我们可以较为全面、精准的理清中国法制的历史发展脉络——进一步 让我们明白当下的许多法治难题都是历史性问题,解决它们必须要有历史性的法治眼光。
        下面,就以笔者在《关于法律的思考》一篇法理学论文中提及的几个关于“以中国法律起源特点继承问题为例解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以及体系难题”的例子来具体论述笔者的观点:“《中国法制史》,是关于中国法制历史发展的一门学科,也是关于法制发展相关历史背景的一门学科,更是有效解决当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难题的一门学科。”
        第一点,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以及法律体系中道德主义的倾向仍旧程度较深,比如不久之前的“常回家看看”入《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等——纵然道德可以转化为法律,但是并不能将法律泛道德化,因为这样只会在极大程度上降低法律的权威性。根本上而言,泛道德化是因为人们只是片面的理解了法律的普遍约束性,就像中国人习惯性的把法律上的平等(形式平等、实质平等,尤其是其中的实质平等)泛化为结果平等一样。因此,笔者认为解决这个问题的最本质的方法是要让中国共产党和国家政府不遗余力的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观来培育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唯有从根本上摆正诸如道德等与法律的关系,才能有一个长足发展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以及法律体系。
        第二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以及法律体系当中,变相的继承了家族主义—— 把家族主义替换成了伪集体主义的地方主义。这也就是我们时常会听见地方立法机关将立法片面的地方化的原因。不久前爆出的河南郑州市新郑市食盐处罚纠纷事件就是一个典型个案。对于这个笔者觉得解决方法主要是以正确的国家观、集体观来武装党员们,武装干部们,教育人民群众们。次要的是建立健全法律制度来规范地方的立法、司法、执法等行为;引导媒体、人民群众进行有效监督,大胆批评。
        第三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以及法律体系还继承了刑罚主义。比如中国死刑罪名是世界上最多的(纵然2011年废除了11条,今年很有可能即将废除九条,我国仍然有46条死刑罪名),当然这是与我国庞大的人口及复杂的社会情况有关。但是这绝不是,也不应该是阻挡我们法律现代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化的拦路虎。就如刑讯逼供不可能通过一个疑罪从无就可以避免的,要真正消除刑讯逼供唯有通过犯罪侦查手段、技术的不断提升为支撑,嫌疑人人身安全周密保护等齐头并进一样。重刑主义,也要通过纵向的立法、执法、司法和横向的部门内部监督机构监督、社会监督、舆论监督构建起一个立体式网络来无死角抹杀。【1】
        虽然本文绝大部分是引用自笔者的《关于法律的思考》一文,但是笔者想说的是,解决类似于还未提及的“政策大于法律”等都是一样具有历史性的法律难题,真的一定要用历史性的法治眼光!
        最后笔者还是引用本人的《关于法律的思考》一文的结束语来结尾。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以及体系发展、完善,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希望中国共产党能够坚定不移的按着中国的步伐一步一步走下去,若是这能够实现,那么每一步都会更震惊外国,更令他们反思本国的法律制度!【2】
        相关文章:(1)刘江汉:《关于法律的思考》,2015-7-25,法律图书馆:http://www.law-lib.com/lw/lw_view.asp?no=26261。
        (2)刘国良:《关于法治的思考:对照艾伦·麦克法兰来华演讲》,2015-9-3,法律图书馆:http://www.law-lib.com/lw/lw_view.asp?no=26320。
        注:【1】之所以大篇幅引用我自己法理学论文《关于法律的思考》,不是因为我懒,而是我觉得道德主义、家族主义、刑罚主义是三个比较典型的历史性法治难题,而且相对而言我对问题的剖析也比较深刻。
        【2】至于最后引用《关于法律的思考》 里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以及体系的美好憧憬,也不是因为我懒,而是我觉得,中国真的唯有坚定不移的按照自己的步伐来,才能有所成就。就像2014年11月15日,英国剑桥大学国王学院终身教授、英国皇家人类学会会长艾伦·麦克法兰在深圳所作的关于英国法治的主题演讲中讲的一样:我要说的最主要的一件事就是,我对中国实行法治非常有信心。举个例子。深圳30年前只是一个小渔村,30年前如果你问:“我们能在30年中把这个小渔村变成一个人口达1000万,高楼林立,整个世界都会为之瞩目的城市吗?”人们肯定会回答“不可能”。但是看看现在深圳的情况,就是这样的。同样,35年前你问一个中国人,说“可不可以在中国发展市场经济?”人们肯定会告诉你“不可能,我们没有这个传统”。在中国的国情下,这也是不可能的。但看看深圳的现在,无论黑猫、白猫,市场经济在中国发展得还是不错的。
                                        2014.12.22草创于回龙艺文书院
                                        2016.3.4修改于城市绿洲海洺园
    ==========================================

    免责声明:
    声明:本论文由《法律图书馆》网站收藏,
    仅供学术研究参考使用,
    版权为原作者所有,未经作者同意,不得转载。

    ==========================================

    论文分类

    A 法学理论

    C 国家法、宪法

    E 行政法

    F 刑法

    H 民法

    I 商法

    J 经济法

    N 诉讼法

    S 司法制度

    T 国际法


    Copyright © 1999-2019 杭州法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备10202533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502000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