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法律图书馆>>法治动态>>域外司法>>俄杜马将审议禁止代孕法律案



俄杜马将审议禁止代孕法律案

http://www.law-lib.com  2017-4-1 8:42:23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3月27日,俄罗斯议员阿纳托利·别利亚科夫向俄国家杜马(议会下院)提交了《禁止代孕》法律提案。连日来,该提案在俄罗斯引发广泛争议,学术界、医疗机构对此坚决反对,而俄罗斯的主要宗教团体东正教会则对此持支持态度。

俄目前代孕合法

目前,代孕在俄罗斯是合法的。《俄罗斯联邦公民健康保护基本法》和《俄罗斯联邦家庭法》等法律从民法的角度对代孕作出了规定。然而,一方面由于俄代孕法律不仅适用于本国公民,也同样适用于外国公民,另一方面市场上充斥着大量的代孕公司、代孕机构,流程方便,导致俄罗斯成为外国人选择代孕的主要目的地国,也因此滋生了诸多民事纠纷,尤其集中在代孕妈妈以各种理由敲诈生物学父母方面。

根据俄罗斯法律规定,代孕母亲的年龄需在20岁至34岁之间,且至少已经生育过1个健康孩子。在实际操作中,准代孕妈妈还需进行全面的健康检查,测试激素水平,进行子宫疾病、艾滋病、肝炎和衣原体等检测。在满足了这些条件后,代孕公司会安排准代孕妈妈与客户见面,并最终在律师的帮助下签订合同,列清孩子归属、代孕妈妈保障等条款,以确保各方利益。此前,在代孕市场,客户甚至可以要求选择孩子的性别,但这一做法现在已被禁止。

俄现行法律规定,根据代孕双方签订的协议,生物学父母在征得代孕妈妈的同意后,可拥有新生婴儿的抚养权,同时如代孕妈妈放弃对新生儿的抚养权,生物学父母不需要法院裁决就能获得出生证明。

俄罗斯对寻求商业代孕的客户要求非常低,无论是已婚还是单身女性,只要能够提供无法生育的医疗证明,便有权享受商业代孕服务。

2015年夏天,66岁的俄罗斯歌坛天后普加乔娃首度公开了她与39岁丈夫加尔金的一对双胞胎儿女的照片,而这对双胞胎儿女就是他们通过代孕的方式得到的。在俄罗斯,代孕之所以得到迅速发展,是受多重客观因素影响的。

首先,低出生率问题已经成为困扰俄罗斯发展的严重社会问题。根据俄有关机构的预测,未来十年俄国内20岁到29岁的人口数量会快速减少50%,到2050年的时候,俄罗斯人口很有可能缩减至1.13亿,下降20%。为改变这一状况,俄于2007年开始实施“母亲基金”项目,生育第二个以及更多孩子的家庭就可以申请。每生一个孩子可以得到25万卢布(1卢布约合0.12元人民币),这笔补贴可以用于偿还住房贷款、支付教育费用、进行养老金储蓄等。代孕作为刺激人口增加的方式之一,得到法律支持。

其次,受经济危机及美国和西方经济制裁的影响,俄经济形势恶化,通胀加剧,居民实际可支配收入减少,一次代孕的收费从80万至100万卢布不等,是一笔可观的收入。

再次,由于俄代孕法律对外国人的“开放”,且费用仅相当于美国允许代孕的州所需费用的约七分之一,因此每年都吸引了大量海外客户前来寻求代孕服务。

管理松散纠纷多

别利亚科夫向俄国家杜马提交的《禁止代孕》法律提案中指出,俄罗斯对代孕问题管理非常自由,是对代孕法律限制最少的国家之一。当前世界上很多国家,包括奥地利、德国、挪威、瑞典及美国、法国的部门州(大区),对代孕是严格禁止的;而在英国、巴西、瑞士,对代孕也有严格的规定,同时禁止商业代孕。为此,该法律提案建议在俄罗斯禁止“根据协议履行的代孕行为,包括怀孕、分娩(早产)”。

别利亚科夫认为,之所以提出在俄罗斯禁止通过协议代孕,主要是因为“现行法律不能够完全保障和保护代孕妈妈、生物学父母及孩子的权利”。

别利亚科夫指出,由于国家对代孕监管不力,商业代孕在俄发展过快。大量事实证明,俄罗斯已经沦为外国人“生育旅游”的中心之一。2015年至2016年,来俄“生育旅游”的人数每年约8000人次。

别利亚科夫也表示,“剥夺无子家庭的最后希望”并不是他所希望看到的,但代孕绝不应该是“商业行为”。为此,他才提出《禁止代孕》法律提案,并建议在研究出新的、完整的代孕法律法规后再废止这一法律。

医学界反对提案

正如前文所述,代孕行业之所以在俄罗斯得到快速发展,是受多重因素影响的。全俄社会舆论研究中心的民调结果显示,75%的俄罗斯人认为代孕是可以被容许的,20%的公民则坚决反对这种做法。此次别利亚科夫的《禁止代孕》法律提案一经抛出,引发了俄社会各界的广泛争议。

俄国家杜马保护健康委员会第一副主席谢尔盖·富尔加尔认为,如果禁止代孕,那些无生育能力的家庭将失去获得有血缘关系孩子的机会,代孕行业需要的不是禁止,而是严格的规定。

富尔加尔强调,代孕应该处于严格的国家监管之下,避免产生法律纠纷。“如果双方根据规范的法律条件签署了代孕协议,那么我认为,一方获得孩子,另一方面得到报酬是正常的”,富尔加尔说。

俄国家杜马保护健康委员会委员尼古拉·格拉西缅科认为,《禁止代孕》法律提案需要仔细讨论,不可操之过急。

俄联邦康复治疗中心妇产医院院长叶卡捷琳娜·茹马诺娃表示坚决反对《禁止代孕》法律提案。

莫斯科国立政法大学民法系教授达利娅·克谢诺方托娃认为,现行的家庭法对代孕妈妈和生物学父母的权益有保障,没有必要禁止代孕,可以进一步完善法律条文,“禁止代孕实际上是放弃在这一领域取得的医学成果”。

日期:2017-4-1 8:42:23 | 关闭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