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法律图书馆>>法治动态>>时政评论>>评论:没有司法担当,就不可能追诉24年前杀人"悬案"



评论:没有司法担当,就不可能追诉24年前杀人"悬案"

http://www.law-lib.com  2017-5-19 16:39:33  来源:正义网


  日前,最高人民检察院向社会披露核准追诉一起抢劫杀人案件办理全过程。该案发生在24年前的1993年,在四川省什邡市收货款的某县塑编厂供销科长熊某某,在什邡宾馆被杀害。案件一直未能侦破,直到2014年2月,什邡公安机关在清理命案积案时,通过DNA数据库和指纹库的比对,锁定周涛是杀害熊某某的犯罪嫌疑人。但证据只有犯罪嫌疑人翻供前的口供,锁定犯罪嫌疑人的关键物证,其合法性存疑;作案工具去向不明,未见尸检报告,全案证据链没有完全闭合……这样一起“悬案”,检察机关是不予核准追诉以规避风险,还是核准追诉以惩恶扬善?检察机关选择了后者,通过补充完善证据成功锁定犯罪,今年3月,被告人周涛被判处无期徒刑。

  办案的艰苦过程、办案人员对办案规则的坚守,相关报道已有充分展示,不再赘述。本案更值得关注的,是其所体现的司法担当。本案发生在24年前,案发时间超过法律规定的20年最长追诉时效。如果说被告人被判处无期徒刑实现了公正,那么,办案机关报请最高检核准追诉,就是公正的起点。办案机关不报请核准追诉,或者最高检不予核准,案件都将“戛然而止”。“戛然而止”的结果,就是熊某某的公正,或将永远无法实现。

  证据缺失,难以有效指控犯罪,而案件发生在20多年前,时过境迁,取得进一步证据难度很大,考虑到这些情况以及疑罪从无的大背景,办案机关不报请核准,让案件“无疾而终”,在法律上并无问题;在案件终审追责,而本案能办到什么程度并不确定的情况下,为规避风险,产生顺水推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也是人之常情,并非完全不能理解。

  然而,“法律上没问题”“人之常情”,都不是也不应该是让案件“到此为止”的正当理由。那么做,可以规避个人风险,却缺少了司法人员应有的担当。不枉不纵指控犯罪,是司法人员的职责。职责不仅意味着权力,有时也意味着一定风险。就本案而言,因为证据暂时不足而放弃指控,能实现“不枉”,但在部分证据指向嫌疑人的情况下,让案件“到此为止”,则可能导致对犯罪的放纵,公正将无从实现。

  让案件“走下去”,对办案单位和办案人员,可能会有一些风险,比如,一旦办案人员付出最大努力,证据仍达不到追诉标准,就可能受到来自嫌疑人和舆论的压力,如果嫌疑人被羁押,还会导致国家赔偿等。但和实现公正相比,这样的风险值得冒、也必须冒。为了职责而放弃部门、个人利益考量,甘冒一定风险,这就是担当。本案成功办理,诠释了担当对实现职责的不可或缺。

  既然担当对实现司法职责不可或缺,那么,对司法人员来说,因为担当而让其承受风险,就是不公平的。在制度层面下消除担当可能带来的不利后果,有利于担当精神更全面地落实。当然,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了。(曙明)

日期:2017-5-19 16:39:33 | 关闭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