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律图书馆

  • 新法规速递

  • 北京朝阳法院发布《互联网平台用工劳动争议审判白皮书》

    Law-lib.com  2018-4-12 8:23:40  法制日报——法制网


    □ 法制网记者 黄洁 □ 法制网见习记者 张雪泓

    随着平台经济的飞速发展,“平台+从业者”的互联网平台用工模式应运而生,这种新型用工模式实现了业务信息和资金结算的信息化、数据化,与此同时,从业者权益保障等问题和纠纷也逐渐增加。

    4月10日,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发布了《互联网平台用工劳动争议审判白皮书》。白皮书显示,自2015年至2018年第一季度,该院共受理互联网平台劳动用工劳动争议案件188件,案件集中在服务业,其中,61.2%的案件从业者要求确认劳动关系,37.8%的平台从业者遇押金、保证金退还障碍。

    劳动争议案均为服务业

    白皮书显示,朝阳区法院受理的188件互联网平台用工劳动争议案件均为服务业,其中交通运输业99件、占比52.7%,居民服务业59件、占比31.4%,餐饮业21件、占比11.2%,其他服务业9件、占比4.8%,主要涵盖司机、家政员、美容师、美发师、厨师等职业。这些案件主要涉及12个互联网诉讼平台。在审结的171件案件中,超过84%的案件双方对是否建立劳动关系存在争议。

    据朝阳区法院劳动争议审判庭副庭长吴克孟介绍,在用车出行、美容美甲、家政保洁、主厨料理等各类型生活消费服务领域,新型用工模式相应带来了人事管理若即若离、从业者获取报酬方式多种多样以及从业者劳动的业务范畴含混不清的状况。在司法实践中,互联网平台用工面临的问题主要有:平台用工不规范、从业者法律意识淡薄、行业和行政监管缺位或措施滞后、工会保障方式尚未跟进及服务欠缺等。

    针对以上情况,朝阳区法院建议,互联网平台应对劳动关系用工和非劳动关系用工进行精细化区分和规范化管理,同时建议行业自律性组织出台适合不同用工类型的指导性文件。此外,劳动行政监管部门应建立互联网平台上线强制报备机制,加强用工合法性审查和违法行为的督促整改、行政处置,引导互联网平台企业依据用工类型依法建立相应的社会保障关系。立法机关、行政机关顺应多元灵活用工形态的发展,构建层次性的社会保障体系。

    专车司机与平台互诉

    白皮书发布当天,一起因互联网用工引发的劳动争议案在朝阳区人民法院开庭。

    因劳动关系解除、保证金退还、未休假工资发放等问题产生争议,且双方均对劳动仲裁裁决不服,2017年5月,神州专车司机常先生与天津安驾商务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先后互诉至法院。

    常先生称,自己在2015年1月开始驾驶运营神州专车,并向天津安驾公司支付了车辆财产保证金1万元,双方签订劳动合同约定期限为三年。其间,常先生的月平均工资约4500元。运营期间,自己每天的营运额都在五六百元,但是天津安驾公司的运营主管却对营运额不满意,并曾电话要求其提高营运额,否则就别干了。

    2016年常先生驾车运营期间追尾,根据公司规定,车辆维修后,需要运营主管给修理厂发邮件,司机才能提车。几次催促无果,主管告知常先生因其营运额低,要求其“自愿离职”并到公司办理手续,自愿离职即可退还保证金,否则保证金不退,与此同时公司停止了常先生的司机端,扣留了车辆。

    常先生认为天津安驾公司系违法与其解除劳动关系。工作期间,他未享受带薪年假。为此常先生提起劳动仲裁,要求确认2015年1月9日至2016年9月23日期间,其与天津安驾公司存在劳动关系,要求返还车辆财产保证金1万元并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2.6万元、未休年假工资5570元、婚假工资4482元。

    天津安驾公司则称,认可2015年1月9日至6月19日期间与常先生存在劳动关系,但表示因常先生旷工,公司依据规定与其合法解除了劳动关系,故不同意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对于车辆财产保证金,天津安驾公司主张公司提供给常先生运营的资产没有退回,且存在车辆损失、违章、代客充值、社会保险及住房公积金个人负担部分需要结算,应扣除上述费用后返还,但并未提交上述费用扣除的证据。该公司主张因常先生未申请年假和婚假,因此拒绝支付未休年假和婚假的工资。

    双方不服仲裁诉至法院

    2017年5月,朝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确认双方于2015年1月9日至2016年9月23日存在劳动关系,判令天津安驾公司返还常先生车辆财产保证金1万元,支付未休年休假工资1241.38元,同时驳回了常先生的其他仲裁请求。

    因不服仲裁裁决,常先生和天津安驾公司先后诉至法院。常先生要求在仲裁裁决的基础上,判令天津安驾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1.8万元和未休婚假工资4137.93元。天津安驾公司则以双方劳动关系至2016年6月19日已经终止,尚有车辆损失、违章罚款等费用未结算为由,不同意确认2016年6月19日之后至9月23日期间的劳动关系,拒绝按照1万元退还保证金、拒绝支付未休年休假工资。

    此案并未当庭宣判。


    日期:2018-4-12 8:23:40 | 关闭 |

    Copyright © 1999-2018 杭州法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备10202533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502000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