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律图书馆

  • 新法规速递

  • 严刑峻法禁得了假钞吗?

    彭兴庭 已阅844次

    查看此书介绍或购买此书


    当贝壳用作货币时,残缺的贝类掺杂其中;在贵金属时代,有人总是想办法加入劣质金属,或者剪个边切个角什么的。

    纸钞的诞生,更是造假者的一场狂欢。

    为了防止造假,历朝政府可谓费尽心思。在南宋,印钞纸由专门的“抄纸院”制造,在印刷中设计复杂的图案、个性的花押,造钞工人一律由国家包养、监视居住。还实行定期更换制,一套纸币只发行一段时间,时间一到,再印新币,并不断进行技术迭代。

    宋朝对伪造纸钞的犯人,起初处罚并不严重,打打屁股,流到边远地区做做苦役就算了。后来一看管控不住了,市场假钞横行,刑罚于是不断加大,严重造假者“处斩”。但收效甚微,造假者仍然层出不穷。

    明初时期,明太祖朱元璋对假钞泛滥也是苦恼不堪。为此,老朱专门召开御前扩大会议,研讨防伪技术,总结历史教训。最后,老朱得出结论,不是官家技术差,而是“执法不严”。举个例子,南宋时期,有个叫蒋辉的同学,因为造得一手好假钞,走到哪都备受赏识,即使被抓坐了牢,也是好酒喝着,好日子过着。甚至有的造假者,被抓到后,不但不罚,还被政府招安到造币厂工作。

    明初,对假钞犯人的处罚也比较轻,顶多判个“工役终身”之类。对造假者的同情,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老朱站在历史的高度,决定全面依法从严,不管是主犯还是从犯,包括明知是假币仍然使用的,“皆斩,财产没人官”。打击面一下子扩大。

    这时候,有个倒霉蛋撞到了老朱的枪口上。

    1383年,洪武十六年,江苏句容县有个叫杨馒头的家伙,他与银匠合谋,伪造明钞锡版刷印伪钞,做得是文理分明、难辨真假。事发后,老朱震怒。杨馒头和银匠,斩;杨馒头和银匠的家人,斩;明知是假币,仍然使用的,斩;知道他们造假,没有举告的,斩;知道有人使用假币,没有举告的,皆斩……

    一时之间,从南京到句容县,60余公里的路程,尸首相望,血流成河。

    按常理,当社会上出现伪造假币现象,政府应该出台相应的防伪技术,通过技术更新来应对。但明朝政府偏偏不。杨馒头等人的伪造技术并没有引起明朝政府对防伪技术的重视,而是采取残酷的镇压。

    然而,奈何朝杀而暮犯。

    造假者就像韭菜一样,脑袋割了一茬,又很快长出一茬。马克思说得好,资本如果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甚至冒着被绞死的危险……随便拿张纸,划拉几个数字,就可以换成你想要的东西,这利润何止300%。

    1398年,朱元璋21岁的孙子建文帝朱允炆上台。面对虎视眈眈的叔父一辈,他的首要任务是削藩。其中,最大的威胁无疑是燕王——后来的明成祖朱棣。朱棣太强大了,允炆同学决定先挑几个软柿子捏捏。

    第一个是朱棣的胞弟周王朱橚,被贬为庶人。

    第二个是朱棣的连襟代王朱桂,兄弟二人娶的都是明朝开国大将徐达的女儿,朱桂也被废为庶人。

    还有两个倒霉蛋齐王朱樽和岷王朱楩。

    最为壮烈的是湘王朱柏。

    朱柏文采出众,对军事、兵器之类很有研究。因为这一点,朱柏与燕王朱棣很合得来,两人经常书信来往、互赠礼物。于是,他也成了朱允炆的眼中钉。

    1399年,朱允炆找了一个“伪造宝钞”借口,准备收拾朱柏。

    这个理由可大可小,往大了,可以灭门。往小了,也就是废爵圈禁。

    朱允炆派了一个使臣到湘王封地抓人,他们以为这次会像以往一样顺利,但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朱柏同学比较轴。他一定要争个是非。

    我没有造假钞。你有。

    你拿出证据来。皇上说你有。

    你们冤枉我。冤的就是你。

    年轻气盛的朱柏被呛得哑口无言。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时候的朱柏,一定就像风波亭里的岳飞、关汉卿笔下的窦娥,就差六月飞雪了。

    朱柏说,我曾经看到很多获罪的大臣不愿受辱,自杀而死,我是高皇帝的儿子,怎么能够为了求一条活路而屈辱地活着!

    历史记载,朱柏痛哭流涕,先是“洒地沾湿”,然后“继之以血”。

    说完这番话后,朱柏把老婆孩子召集起来,紧闭官门,点上大火。

    他自己骑上一匹白马,纵身跃入火中,自焚而死,其余家眷也纷纷随之赴火。

    朱柏享年28岁。彼时情景,何其壮烈,何其惨烈。

    建文帝朱允炆其实生性并不残暴,他只想巩固自己的皇位。听闻这件事后,朱允炆也感到很震惊。我说朱柏叔叔啊,你怎么这么一根筋,我不过是找个借口削掉你的王位,并没想要你的命,咋这么想不开呢。

    朱允炆说,我当皇帝这么短时间,就废了这么多王,还逼死了小柏叔叔,如果又马上削除燕王,怎么向天下解释呢?

    朱柏之死触动了朱允炆的恻隐之心。而远在北京的朱棣,则抓住了这个有利时机,一方面称病示弱,另一方面加紧招兵买马。

    朱柏给朱棣赢得了非常珍贵的准备时间。

    4年后,朱棣率军攻人南京,赶走建文帝朱允炊。在罗列朱允炆的罪状中,其中之一就是“湘王无罪,听谗臣之言,赐其焚死”。

    1403年正月,44岁的中年男人朱棣成了明帝国的领导人。

    在当年的新年贺辞中,他说,上天有好生之德,天下这么大,不是我一个人可以治得了的,政府将选贤任能。

    满满的善意。

    首先要感谢的,当然是他的兄弟们。这个正月,一度被朱允炆削废的周王朱橚、齐王朱榑、代王朱桂、岷王朱楩等人,他们在华盖殿见到了慈眉善目的朱棣皇帝,一起把酒言欢,共叙劫难过后的兄弟情谊。

    随后朱棣宣布,这些被削的藩王兄弟全都复归王爵,并各归封地。

    朱棣登基后,感念朱柏的真挚情感,他为朱柏平反昭雪,赐谥“湘献王”。他能做的只能是这些。因为朱柏已经没有后代,藩王的封号连个继承人都找不到。

    1403年,朱棣的永乐元年,是播种希望的年头,也是帝国欢乐的开始。

    但这一切,都和朱柏无关。

    一张假钞就把你逼死了,也难怪朱柏没福气。大丈夫本应能屈能伸。随随便便碰上点事就心情压抑,悲观厌世,嚷着要自杀,说好听点是气节,说难听点,其实就是逃避现实的懦弱,是最low的解决办法。

    摘自《不一样的极简货币史》P267-271页,法律出版社2018年7月出版。内容简介:"货币不仅是一种交换媒介,它还是许许多多生命的无声见证。金钱永不眠,人性永不变,万古长夜中,货币经历了怎样的人和事、家和国? 《不一样的极简货币史》从货币的起源出发,沿着陶筹、贝壳、黄金、白银、铜钱、纸钞、存款货币、电子货币这八条主线,去触摸历史灰烬深处的余温,探索货币演化的种种逻辑。谁是下一个货币形式?结果可能会激动人心,抑或非常可怕。 在分析货币变迁的过程中,《不一样的极简货币史》也在思考,一个没有货币的世界是怎么运行的,历史上反假斗争中发生过怎样激动人心的故事,货币符号为何具有联通一切的神秘力量。 "

    淘宝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38n.10677092.0.0.11891debltEpnz&id=573908193529
    微店链接:https://weidian.com/item.html?itemID=2574989697

    声明:该书摘由本站扫描录入,仅供介绍图书使用,错误在所难免,引用时请与原书核对。

    Copyright © 1999-2018 杭州法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备10202533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502000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