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律图书馆

  • 新法规速递

  • 律师不是为坏人的“坏”辩护

    段建国 已阅922次

    查看此书介绍或购买此书


    在一般老百姓看来,只要公安机关抓了人,检察院批捕了人,这个人肯定是坏人,甚至会认为,律师是替这些人开脱罪责,无异于替坏人说话,甚至律师无疑就是黑社会的帮凶。

    许多律师在承办刑事案件时,也会对自己的工作性质存在模糊不清的认识,担心真的放纵了罪犯,被大众鞭笞,导致不敢放手为被告人辩护,辩护质量会大打折扣。

    其实,这种顾虑是不应当存在的,诚如钱烈阳律师所言,律师不是为“坏人”的“坏”辩护,而是为“坏人”的“人”辩护,律师应当放开手脚依法维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

    首先,撕毁法网,比放纵罪犯更可怕。

    俗话说,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但是,《刑事诉讼法》第195条规定,如果控方的证据不确实充分,就应当疑罪从无,作出无罪判决。个别罪犯由于证据不足而漏网,似乎是疑罪从无原则必然要付出的代价。

    由于法律事实永远不会完全等于客观事实,而由证据证明的法律事实,才是法院裁判案件的依据,所以不放纵任何罪犯只是理想化的构想,而现行刑事诉讼制度的设计更注重的是不冤枉一个好人。

    尽管罪犯杀了人,但是,没有足够证据证明其杀人,就有可能因证据不足而无罪释放。若证据不足就要定罪判刑,就可能使诸多不特定的没有犯罪的人无辜身陷囹圄。

    法律一旦被制定,就具有权威性,不容许任何人挑战。疑罪从无是一项基本原则,疑罪从轻是对法律的亵渎,是对法律的践踏。

    律师对疑罪依法作出无罪辩护,是在维护法律的尊严,而绝非在放纵罪犯。如果疑罪从无可能放掉的是一条鱼,那么疑罪从轻更是人为地撕毁了一张“法网”。

    几乎世界上所有的人都会人为辛普森谋杀了前妻及其男友,但是没有目击证人、没有找到杀人凶器,而且警察伪造了袜子,导致疑罪从无,最后辛普森被无罪释放。

    美国辛普森案就是绝好的疑罪从无案例。尽管辛普森可能漏网了,但是法律的尊严却得到了很好的张扬。疑罪从无不仅会促使侦查机关规范自己的侦查行为,也会使更多的无辜者免受错误追究。

    放纵个别罪犯污染的只是“河流”,违法的错误判决则是污染“水源”,孰轻孰重,可想而知。正可谓,两害相权,取其轻也。

    其次,坏人也是人,坏人同样有人权。

    纵然被告人是杀人犯,纵然被告人非法集资罪罪名成立,但是,被告人有没有自首情节,立功成立不成立,被害人是否有过错,被告人是主犯还是从犯,该不该判决死刑立即执行,该不该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会直接关系到被告人是否能得到合适的刑罚。只有使其罪刑相适应,才能体现法律的公正。

    被告人的权利不是中看不中用的“花瓶”,也不是可有可无的摆设。根据《刑事诉讼法》第1 1条的规定,被告人有权获得辩护,人民法院有义务保证被告人获得辩护,根据第32条的规定,被告人有权委托律师进行辩护,根据第185条的规定,开庭时法庭还应当告知被告人有权申请回避。这些都是法律赋予被告人的基本权利,被告人的基本权利应当依法得到保护。

    法律是神圣的,刑法是刚性的。如果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被告人的权利动辄被侵害,那么任何人都会漠视法律的存在。法律的生命在于法律得到尊重,得到有效执行。

    孙伟铭无证醉酒后驾车,致四人死亡、一人受伤,民愤之大可以想见,一审法院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决孙伟铭死刑立即执行。

    但是孙伟铭主观上绝对不是直接故意,而是间接故意,他也不希望发生死伤的后果,判决死刑立即执行,确实量刑过重,二审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便撤销原判,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无期徒刑,使其罪刑相适应。

    最后,坏人不一定真的是坏人。

    好人与坏人是带有感情色彩的词,好坏的标准也没有统一的标准。律师在办理案件时,经常会遇到是好人还是坏人激烈的思想斗争。

    儿子吸毒、滋事,无恶不作,父亲为民除害将儿子杀死,父亲是好人还是坏人?父亲该不该受到刑罚?

    感情代替不了法律,律师一定要清楚.不严格依法办事,不疑罪从无,而是疑罪从轻,有时就会真的冤枉好人。

    《刑事诉讼法》没有像以前将行为人称为“罪犯”或者“人犯”,而是称为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原因在于通过司法审查,可能会发现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是被冤枉的,对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采取强制措施是错误的。

    通过检察院审查起诉,最后作出不起诉决定的,通过法院审判,最后宣告被告人无罪的,在现实生活中是时有发生的。有时,甚至经过法院审判的案件,高一级法院也会发现是极大的冤案。

    律师起到的作用就是尽可能地通过自己的辩护,使依法本该无罪的人得以释放,还他们清白。

    杜培武的妻子及一位公安局副局长被枪杀,杜培武被作为犯罪嫌疑人,后被送上法庭,杜培武似乎是坏人了。

    该案存在刑讯逼供,也没有找到杀人的手枪,本该疑罪从无,但是杜培武一审仍然被判死刑,幸而被二审改判死缓。在一般人看来,杜培武已经是彻头彻尾的坏人了。

    但是,时过境迁,真凶落网,对抢劫杀人事实供认不讳,杜培武被证明是切切实实的冤枉了,冤案终于得以昭雪。

    好人的一生,可能会由于错误的判决而被改写。冤案是大家永远的痛,律师的职责就是依法维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使社会上少些冤案。

    摘自:《大律师法庭攻守之道(修订版)》P101-104页,法律出版社2018年5月出版。内容简介:《大律师法庭攻守之道(修订版)》通过具体的案例、鲜活的故事、生动的办案过程,以轻松、幽默、有趣的笔法,讲述了刑辩经验、技巧,从事刑辩工作应注意的问题,以及面对一些棘手难题的应对策略、方法等,既耐读,又有启发,还能激发想象和思考。

    淘宝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38n.10677092.0.0.1e3c1debQtSnAx&id=571561247460
    微店链接:https://weidian.com/item.html?itemID=2546847540

    声明:该书摘由本站扫描录入,仅供介绍图书使用,错误在所难免,引用时请与原书核对。

    Copyright © 1999-2018 杭州法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备10202533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502000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