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律图书馆

  • 新法规速递

  • 监狱民警积极心理的艺术保护--走近监狱:监狱制度转型的时代絮语

    陈光明 已阅9790次

    查看此书介绍或购买此书


    监狱民警积极心理的艺术保护

    摘要:积极心理是监狱民警的主导心理,是监狱民警内涵素质的自觉表现,也是监狱工作赖于做好的基础。同时积极心理也更是需要呵护与保护的心理。采取保护的措施,有利于监狱民警积极心理的长久与持续,反之则会挫伤监狱民警的积极心理。因此有必要予以探讨。

    关键词:监狱民警积极心理保护

    积极心理是监狱民警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体现。积极心理体现在监狱民警的各个发展与成长阶段,构成了监狱民警为监狱事业努力工作的主旋律。监狱工作的发展无不与监狱民警的积极心理相关。积极心理促进了监狱事业的发展。监狱事业的发展又为监狱民警积极心理的保护创造了温馨的环境。两者相互依存,相互促进。然而在现实的思想政治工作中,对监狱民警的积极心理尚认识不足,还存在着诸多的不善于保护的行为与做法,在不同程度上挫伤了监狱民警的积极心理。因此,厘清认识,显得非常之必要。

      一、监狱民警积极心理的基本概念

    何谓积极?通俗地说就是表现主动,富有热情。在现代汉语词典里一指肯定的,跟“消极”相对,多用于抽象事物。二指进取的,热心的。其实积极(positive)一词是外来语,源自拉丁文字“positum”,原意是指“实际而具有建设性的”或“潜在的”意思,因而现代意义上的“积极”,解释为:既包括外显的积极,也包括人潜在的积极。引申到当代心理学,一般是指“正向的”或“主动的”含义。

    积极是与心理相关且密切联系的意识,而所形成的积极心理又与近十年来所倡导的积极心理学的理论相呼应。其基本的定义通常都认为:积极心理学是致力于研究人的发展潜力和美德等积极品质的一门科学。

    由此可以推论,监狱民警的积极心理就是内潜于监狱民警素质之内的积极主动和优秀品质的进取精神,而对监狱民警积极心理的保护就是致力于研究监狱民警(个体)的发展潜力和美德等积极品质的一项课题。

      二、保护监狱民警积极心理的作用

    监狱民警是个特殊的执法群体。由于监狱工作的特殊性决定了其心理的特殊性。在日常的积极因素调配中,往往注重于对监狱民警(个体)问题的分析,采取的是“对症治疗”的传统方法,而导人积极心理的保护,强调的是积极因素的发挥,则更有着特殊的作用与意义。

    1.能充分体现以人为本的思想,激发监狱民警自身内在的积极力量和优秀品质

    以人为本的理念被宪法所确立,其理念涵盖着各行各业,作为从事特殊职业的监狱民警来说同样如此,要以监狱民警所固有的实际的潜在的建设性的积极力量、美德和进取精神为出发点,提倡用积极的心态来解读监狱民警之所以能“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奉献、特别能战斗”的许多心理现象。

     2.创造良好的积极氛围

     需要注意的是对监狱民警积极心理的倡导,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一种整天拍手称好的喝彩,更不是一种充满希望的良好祝愿,甚至是一种光说好话的自我欺骗,它主要的是通过积极心理保护的平台,激发监狱民警成员中存在的各种积极力量,并继而进行扩大和保护,创造出良好的共同促进的积极氛围和文化环境,使每一位监狱民警的积极力量都能在这种环境中得到充分的表现和发挥,进而保护起全体民警成员个体层面和集体层面的积极品质。

    3.积极是需要精心呵护与保护的心理

    积极尽管是人类固有的一种重要本性,但这并不就意味着人类的积极本性在任何情况下都能自发地表现出来,尤其是监狱民警的积极心理应对的是“社会的缩影”,其心理承受的是常人难于承受的压力,其积极心理也是不易稳定而富有变化的,因此,要保持监狱民警积极心理的可持续性发展,就要通过后天的悉心照料,营造起一种能促使监狱民警(个体)积极秉性生长发育的环境。

     4.积极的思想符合监狱工作发展的需要
      
     21世纪的今天,经济的全球化使得世界已进入一个相对较为富裕和稳定的时代。而监狱经济体制的改革和财政保障的规范运行,以及《公务员法》的实行都为监狱民警创造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好的物质条件和社会条件。因此在这种物质需求保障日益提高面前,更有必要研究监狱民警的心理需求,通过积极心理的分析,来进一步增强监狱民警自身的积极潜力和奋发有为的信心。

      5.能创新思想工作的方法

     在经常性的思想工作中,往往习惯于“医学式”或“病理学”的心理科学去解决问题。这种“对症下药”式的思想方法确实也非常有效,但是却不同程度地忽略了监狱民警内心存在的积极力量。只有监狱民警固有的积极力量得到保护和增长,其存在的消极方面才能被消除或抑制。因此既要研究消除各种人格问题,也更要致力于研究助长良好人格的积极力量,这样才能两手都硬,相得益彰,更增加了解决问题的希望和力度。

      三、当前保护监狱民警积极心理的缺陷

    1.方法不多

    随着心理科学的发展,对监狱民警的心理问题已越来越受到重视与关注。但是应当注意到目前所进行的心理问题的关注大都是放在了对监狱民警诸如忧郁、压力等问题和障碍心理的研究上,即使开展的心理健康教育所进行的心理测试,也由于考虑到被测试民警的心理因素而予以保密,所以依靠这种单纯的“病理学”诊疗法还不能完全对监狱民警心理问题进行修补,还需要倡导积极潜力的方法,采用积极的姿态以激励性的开放式的诊疗法来修补监狱民警的心理问题。

    2.自然发展

    是认识上的一种错位。这种认识上的错位主要表现在:一是认为“消除消极后就能自然产生积极”,误认为把消极因素排除就会产生积极心理的可能性,没有看到消极心理的排除后并不一定产生积极心理的可能性;二是认为积极不需要专门呵护与保护。积极的就是积极,认为积极是与生俱有与永恒,不知积极心理在特定情况下也会向消极心理的转变,不注重后期的保护与照料,缺乏经常性地呵护与护理,错失了可持续积极的机遇。

    3.缺乏机制

    应当充分肯定,在激发监狱民警的积极心理方面,监狱进行了大量富有成效的实践,并摸索出了许多成功的经验,但是以系统性的角度来评估,却是缺乏积极心理保护的完整机制:即专门研究和研制出监狱民警(个体)积极心理的激发机制和保护策划,尚是个空白。而以年终考核替代积极心理的保护,缺省了心理保护的沟通和交流,应当说是普遍存在的问题之一。

    四、监狱民警积极心理的表现形式

    依据积极心理的现代诠释,监狱民警积极心理的表现形式主要有:

    1.外显的积极心理的表现形式

    在“几经风雨’’的磨练中,对监狱民警风范的描述是对监狱民警积极心理最生动的诠释。如“攀登十八盘的勇士”、“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奉献、特别能战斗”,以及各地监狱自身所提炼而成的符合本监狱特色的监狱精神等都是监狱民警积极心理的外显表现形式。正因为监狱民警的积极心理具有外显的表现特征,监狱民警才赢得了社会良好的口碑。

    2.潜在的积极心理的表现形式

    潜在的积极心理是监狱民警积极心理的又一表现形式,它深深地植根于监狱民警的素养之中。但其展示方式又具有两方面的内容:一是内涵而没有外显,如默默无闻、“特殊园丁”、“灵魂工程师”等就是这种潜在的积极心理表现形式。二是蕴藏而等待激发,即要通过积极心理保护的平台才能将蕴藏在监狱民警(个体)内心深处的积极心理激发和开发出来,以最大限度地调动起监狱民警积极的进取意识。积极心理保护的主要目的也就在于此。

      五、监狱民警积极心理的保护路径

    1.建立积极的情感体验

    建立积极的情感体验,是保护监狱民警积极心理的基础。积极的情感体验越深厚越沉淀,积极心理的作用就越持久越强烈。因此建立积极的情感体验应当:

    一是注意保护积极的情绪。通过利用自豪感、荣誉感、光荣感、幸福感、满足感等各种激励的方法,激发起监狱民警(个体)产生主动性与自觉性倾向的情绪,培植起积极的心境,在工作的进取中得到成就感的感观愉悦和心理享受。尤其是监狱民警心理享受的保护,是心理需求的最高境界,则更有利于民警个体的成长和积极品质的培养。

    二是注意积极情绪的扩建。积极情绪经保护之后,要适时进行积极情绪的扩建。积极情绪的扩建功能主要是在于具有对心理紧张的消解功能,能使民警个体释放出由消极情绪造成的心理紧张,从而使机体保持健康和活力。监狱民警积极情绪扩建的方式可谓多种多样,要依据民警个体情况而定,但首先是要加强文化知识的学习,在不断的文化学习中扩建积极的心理情绪;其次是加强体能锻炼,使民警个体保持良好的身体素质,始终有充沛的精力投入到积极的工作状态中去;最后是保持和谐的人际关系。和谐的同事间的人际关系能使民警个体得益匪浅,能在密切的关系中得到积极的活力和推动力。

    三是要注意积极情绪的差异。不同经历与不同年龄的民警个体对积极情绪的需求是有较大差异的,因此,在建立积极的情感体验时,要注意民警结构的差异性。如针对过去的积极体验,要充分体察民警个体的满足感和成就感,要正确地理解过去的岁月和经历,帮助其恰当地找到工作的满意点;如针对现在的积极体验,要充分体察民警个体的快乐感和愉快感,要充分地肯定现在的绩效和努力,促使其把握现在职业的机遇和提升更高的坚挣陛;如针对将来的积极体验,要充分体察民警个体的希望感和期待感。希望和期待都是一种朝向目标的思想,是积极有为的原动力。要恰如其分地帮助民警个体提高希望水平:即帮助民警个体确立合适的愿望目标,有意识锻炼克服困难能力的意志力和发展民警个体主要是寻求达到目标途径的各种策略和应对工作障碍的策略等等。

    ‘ 2.建立积极的人格品质

    建立监狱民警积极的人格品质,是保护监狱民警积极情感的核心与延伸。监狱民警职业的特殊性,决定了监狱民警人格品质内涵的丰富性。创造、努力、勇敢、执著、诚实、正直、领导能力、合作能力、自律等都是监狱民警积极人格品质的体现,是民警个体的生理机制、外在行为和监狱文化环境共同影响的合金。

    民警个体的人格发展需要动力。这种动力主要来自个体的动机——内在动机和外在动机。动机是激发和维持民警个体做出某种活动并促使该活动朝向某一特定正向目标的心理倾向或动力,而这种动力的基础就是心理需要。表现为:胜任的需要、自尊的需要和处置的需要,是深深植根于监狱文化的需要。因此,当民警个体的积极人格品质表现在对罪犯的刑罚执行过程中时,就首先表现为自尊,对自身人格的尊重和对罪犯人格的不受侮辱,不体罚殴打罪犯;其次与罪犯法律关系的界线的清晰,不索要和收受罪犯及其亲属的财物;最后表现为仪表和着装的整洁与规范。这些都是建立民警个体积极人格品质的基本要素。

    当然,积极人格还表现在积极人格的体验方面。即积极人格要有意识去体验监狱组织的各项积极事件和积极活动,以评判民警个体的积极体验量,是否达到积极人格状态的评估要求。积极人格状态的计算可用下列方式进行。民警个体有意识地体验积极事件或积极结果的总时间量减去其体验消极事件或消极结果的总时间量,这样得到的就是民警个体的纯积极体验量。纯积极体验量的大小常常是评价民警个体的积极人格状态的重要依据。

    3.建立积极的教育机制

    建立积极的教育机制的主要任务有三个方面:一是拓展知识面,创新思维能力,使有“缺陷”的民警个体能得到应有的修补;二是使民警个体更具有与监狱工作相适应的专业知识、执法能力和职业道德;三是通过教育,提升民警个体发展的空间,使具有人才特征的民警个体能得到充分的发展。但是综观监狱教育的实践来看,这样的教育机制尚未建立起来,存在着:一是以“会务式”的教育替代“职业化”的教育;二是以“通才式”的教育替代“专业式”的教育;三是以“晋升式”的教育替代“定向式”的教育。由此一方面造成教育资源的浪费,另一方面又造成民警对教育需求结构的不平衡性与不合理性。因此有必要对教育机制进行积极的完善,这样才能对监狱民警积极心理的保护起到助推作用。

    4.建立积极的工作制度

    建立积极的工作制度,是保护监狱民警积极心理的长效机制。积极的工作制度是激发民警个体积极能力的基点。因此,建立积极的工作制度应当:

    一是建立激发积极活力的岗位职责。岗位职责的制定既要符合岗位的职能要求,又要体现与时俱进的发展理念,要在不断提高的执法要求中提升岗位责任的标准,修订相关的规定,使岗位者不断地激发出其积极的活力。

    二是创造和谐积极的工作环境。和谐积极的工作环境,是创建监狱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监狱文化外延与内涵的多维展现。整洁规范舒畅的办公环境与办公自动化的运用,能使民警个体注入积极的活跃元素,而民警同事间真挚亲密的和谐关系,更能使民警在和谐的环境里始终保持积极的心态。

    三是建立科学的绩效评估机制。评估机制其实就是对民警个体良好品行与积极力量的综合评定。建立评估机制则有利于民警在积极心态里对绩效的把握,是对民警个体积极心理的充分肯定,也是对民警个体消极心理的恰当点拨,更有利于积极进取发奋努力的团队精神的营造。因此建立科学的绩效评估机制,其实是对监狱民警心理健康问题的最实际的保护和关注。

    四是建立经常性的激励机制。激励的目的是在于“抓两头带中间”,促进积极的持续性和消极的转变性。建立经常性的激励机制关键在经常,要将激励的规定与制度经常性地运用于监狱民警积极心理的保护之中,也就是说要经常性地捕捉和发现民警中“积极”的“闪亮点”和“光辉点”,及时给予政治的、经济的和休闲的等项奖励,促使民警个体的积极动力能源远流长。

    5.建立积极的心理疗法

    首先明确积极心理治疗的原则。因为积极心理治疗的深层战略还是在于培养人的积极力量和积极品质,因此积极心理治疗的原则应包含这样三个意思:第一是鼓励为先的原则;第二是寻找积极点的原则;第三是以人叙事的原则。这三条原则总的就是要依据积极心理治疗的民警个体的特定对象,在符合事实的基础上,积极寻找民警个体内存的积极力量(尽管民警个体身上带有某种缺点或问题),并以鼓励的方式表达并叙述出来,从而达到鼓励激发其内存的积极心理的作用。

    其次建立积极心理的具体疗法。主要有:

    一是自我疗法。也可称之为“来访者中心疗法”。其核心理念是强调发挥民警个体的自我实现功能,正确地理解与评价自己的积极因素,在对自我深刻理解基础上健全人格的成长,其主要方法是强调以自我指导为主.辅助指导为辅,继而将民警个体特有的积极品质(如真诚、善于接纳等)应用于调整民警个体的行为。简而言之,自我疗法就是一种自我式的教育。当然这种“自我疗法”需要在辅助疗法的基础上展开。

    二是现实疗法。建立在控制理论基础上,强调民警个体在监狱具体工作中应明确的责任和承担的风险。其特点是要激发起积极的能力,正确面对民警个体所承担的职责,树立起敢于面对挑战的信心,强调在监狱民警目标同一性的基础上,民警个体有自己把握自己,自己决定自己的能力。

    三是行为疗法。即是对民警个体的执法行为、形象行为和人际行为等外在的行为进行辨析的疗法。其疗法的前提是肯定其民警个体行为上的积极性,指明下步积极保持的方面,并中肯地提出今后需注意和希望的方面。即就是伟人所倡导的“发扬成绩,纠正错误”。

    四是认知疗法。即建立在沟通与交流的基础上所进行的一项认知性疗法。认知疗法强调的是思想上的互信和心底的坦然,被疗者与诊疗者间可就某一命题,或者某一想法进行面对面的“实话实说”,在交流中达到思想上的共识或接近,这类似于“理论平台”,可畅所欲言,各抒己见。认知疗法需注意的是切忌“专家门诊”,在认知疗法中没有专家,只有心灵的沟通与交流。

      六、结束语

    监狱民警积极心理的保护既是传统的话题,又是个全新的话语。在积极的思想政治工作中,既要充分运用提出问题、分析问题并进而找到解决问题的有效方法,同时又要导人积极心理的保护机制,致力于研究监狱民警的各种积极力量和积极品质,提倡用积极的心态来对民警个体的心理问题或行为问题做出新的解读。从而有意识地持续培养和激发民警个体内在的积极力量,增强民警个体乐观开朗的心理“体质”,以承担起日益提升的执法职责而无愧于监狱民警的使命。

      摘自:陈光明著《走近监狱:监狱制度转型的时代絮语》

    声明:该书摘由本站扫描录入,仅供介绍图书使用,错误在所难免,引用时请与原书核对。

    Copyright © 1999-2019 杭州法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备10202533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502000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