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改变了中国:江泽民传》(节选)


罗伯特.劳伦斯 已阅47076次


查看此书介绍或购买此书


《他改变了中国:江泽民传》(节选)


  南方网讯 《他改变了中国:江泽民传》传记介绍了江泽民同志的人生历程,尤其是阐述和评价了江泽民同志担任中国主要领导人10多年中创立的历史功绩。在着墨于国事活动的同时,书中也广泛涉及家庭生活、业余爱好、人品风格等方方面面,多角度地展现了传主的风采。本文摘登部分精彩章节,以飨读者。

  全国解放成家立业

1949年12月,23岁的江与自己高中时代的心上人王冶坪结婚。据说,“两人从小青梅竹马”。王是江养母的亲侄女,从姻亲(而非血缘)关系上来说是江的表妹,他们的结合使这个大家庭变得更加紧密了。

  这一恋情正是一个性格互补而吸引对方的佳例。江喜欢社交,充满自信,而他的新娘则文静和善,含蓄谦逊。王冶坪也同样多才多艺,受过良好教育,毕业于上海外国语学院。

  1952年,年轻的江泽民夫妇有了他们的第一个儿子,他们给他取名为“绵恒”,意思是“绵和恒久”。1954年,他们的第二个儿子也出生了,他们给他取名为“绵康”,意思是“绵和康健”。

  身为市长“少说多干”

  在江泽民接任上海市新市长前,他回到故乡扬州。他把亲戚叫到一起,对他们坦率地说:“古时候,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扬州离上海那么近,两个城市的人交往频繁。等我在上海开始工作后,你们决不能打我的‘旗号’。”

  他身为市长的第一个正式举动就打破常规,没有发表讲话而是召开了一次记者招待会,江泰然自若,充满自信,邀请众多记者提问。此前一天,他曾告诉上海媒体,城市发展将以三大支柱为基础;基础设施建设,吸引外资与扩大出口,以及加强科技与培训。

  上海的状况如此严重,江不得不首先关注食物,他通过谈判从其他省市购进了肉食——这一临时措施后来被“菜篮子工程”所取代。“菜篮子工程”旨在为市民提供充足的主要副食品。

  这一“工程”使家畜饲养工业化,还为蔬菜种植划出3万英亩的土地。市里聘用专家检查供应系统的各个环节,从选种、收获到销售。

  江的第二项优先任务是改善交通运输系统。他提及的计划包括建设新火车站,扩建国际机场,修建客运码头。大量城市建设项目也开始动工兴建。

  然而,新市长最远大的计划是为未来浦东新区的发展打下基础,这是影响及于全国的重大地区发展尝试。江泽民让汪道涵负责考察这一项目,草拟初步方案。

  城市改革中也有弊端,北京对这种弊端的复杂后果准备不足。同意由市场来确定价格后,由于生产商利用长期被压抑的需求来抬高价格,通货膨胀率迅速上升。1985年,上海的零售价格上涨了17%,几乎所有生活必需品———食物、衣服和交通突然之间都涨价了。这让30多年来只知道稳定价格的人们猛吃一惊。

  中央政府对于采取什么应对行动出现了分歧。赞成市场改革的人认为这些困难都是暂时的。有的人则认为需要控制价格以维持社会稳定。

  作为市长,他和普通人一样早上8点钟左右到办公室,通常由于下班后有活动而很晚才回家。江的办公室里有超过3000本书,数量上仅次于汪道涵。午饭常常是市政府食堂的汤面,他因此得了个绰号——“面条市长”。他从未为此生气。

  尽管当了市长,江泽民的个人生活仍很简朴。除非是参加市里的活动,他很少去饭店,而是回家与家人一起吃饭,他十分珍惜饭后的时间,常用来读书和学习。他的夫人王冶坪不参加上海的社交活动,更喜欢待在家里。当他们家搬到康平路时,那里是上海一块警卫森严的地区,很多高级干部都住在这里,王冶坪为不得不离开20年的邻居们而感到难过。

  别人觉得上海市第一夫人应当看起来是什么样子或应当怎么做,王冶坪毫不关心。有一次,王去市府的一个大院看望一位来自北京的朋友,在门口被两名卫兵给拦住了,他们不认识她。王穿着一件棕色针织的旧毛衣,一条旧的黑裤,一双平底布鞋,还推着躺在婴儿车里的孙子。一名卫兵要求她履行手续,在进门之前填写访客登记表,而另一位则笑道:“别难为她了———只是一个不识字的保姆。让她进去吧。”就在这时,王的朋友跑出来恭敬地叫道:“冶坪同志!”这位上海的第一夫人不仅没有生气,而且还面带微笑地从两个目瞪口呆的卫兵身边走过。这两个卫兵如今可有了一段能终身讲给其儿孙听的故事了。

  曾经预想任教大学

  1988年2月大年夜,当邓小平精神健旺地步入上海展览中心友谊厅时,人们都起立鼓掌。江泽民引人注目地站在邓的身边,表明了邓对这位热情的上海市委书记的信任。

  12个月后的1989年2月初,江泽民又与邓小平一起庆祝了新年。邓小平已经八十五六岁了,为了能目睹中国的发展,他辛劳了一生。他已经来日无多,希望能快些看到成果。在上海,江泽民似乎正在实现他的梦想。

  1988年下半年,李鹏总理决心冻结物价。新的楼房建设——特别是宾馆和写字楼——实际上被禁建。全国1万多个项目被中止。

  现在也到了江泽民重新考虑自己的事业的时候了。1989年他将满63岁。传统上为退休的高级领导人准备的职务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或全国政协副主席。江泽民想彻底改变一下。他想成为母校上海交通大学的教授。

  尽管江可以利用上海市委书记的职务来确保大学里谋得一个席位,但他更希望通过自己的学术成就来取得。他回忆起翻译过有关电力问题的俄文著作,就和老朋友沈永言联系,希望恢复这项工作。

  “江给我打电话时,我感到很惊讶。”沈说,“他急于知道自己的手稿的下落。坦白地说,我想不起来手稿到哪儿去了。已经过去20多年了,还有10年是消磨在混乱的‘文革’中。我告诉他我会找找看。”

  沈在书架和壁橱中仔细查找,终于找到了这份如同出土文物一样的被遗忘的手稿。但他已找不到俄文原稿;为了安全,他的妻子可能在“文革”中将原稿卖掉或烧掉了。

  “江大感欣慰。”沈说。“请帮我把手稿校对和编辑一下。”江恳求沈,“这本书对我很重要。”

  “我才完成手稿的一半。”沈永言说,“就听到了这个令人吃惊的消息:我亲爱的朋友,江泽民,成了共产党的总书记。‘好吧,’我想,‘我们小小的出书计划就此打住了。’”

  “我深感担子很重”

  江泽民接到书记处的紧急通知,要他立即赶到北京。当他匆忙赶到机场时,发现等着他的是一架专机,但是在北京南苑机场接他的汽车却是一辆普通的大众桑塔纳。直到此时,江才被告知邓小平将在西山别墅见他。

  当邓提出由他担任总书记时,江大为惊讶。他表示了他对邓的感谢和对党的忠诚,保证他会做党要他做的一切。“我担心,”江说,“我担当不起党赋予的伟大使命。”

  江泽民对这一任命感觉很复杂。他是有抱负的,但并非野心勃勃。他在上海很愉快。当时,他向邓解释说,他没有在中央工作的经验是一个缺陷,在与那些已在中央工作数十年的同事打交道时更是如此。邓回答道:“我们都支持你。我们将帮助你克服任何困难,你不必担心。”当晚,江乘同一架飞机回到了上海。

  虽然许多人对任命江的决定感到吃惊,但这是一个很自然的选择。据传,邓说:“如果我们推出的领导层看上去僵化、保守或者平庸,那么在将来会有更多的麻烦……我们会永远得不到安宁……我们必须让民众产生信任。”

  此外,邓认为中国的新领导班子要具备几项关键素质。最重要的一条是品质高尚。江在打击腐败的过程中积累了令人难忘的战绩,而且从没有迹象显示他与任何丑闻有联系。他的党员履历堪称模范,并一直支持邓对中国的改革构想。与之同等重要的,是有专业技术知识、政治经验以及外交才能,可以透彻了解改革中的问题。他具有广博的文化知识,掌握外语技能,并受过科学训练——邓称江是一个“够格的知识分子”——他向外部世界展示出了一个具有魅力的领袖形象。

  江主要的不利条件——没有坚强的支持基础——现在也变成了优势。“我需要一个不搞小圈子的人。”邓说道。

  沈永言记得江在刚刚被提升的那段日子里经常在深夜给他打电话。“我们谈了许多事情,没什么大事,经常谈论他如何适应其新生活中日常事务的形式与挫折。他处于来自方方面面的重压之下,有时晚饭之后,他就会感到寂寞。他是同我们一样的人。他的家人还在上海。”

  江泽民是独自一人,而且并不是真的高高在上。他在高层没有支持他的关系网,在北京也没有个人班底。他在军队没有任何关系。他知道,实际上每一个人,从北京的内部圈子到国外研究中国的学者,都认为他是个过渡领导人,一个临时看管职位的人,江后来评论说:“我感到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我父亲是我父亲,我是我”

  这个消息对家庭中的其他成员也是一个负担。当时,江的长子,37岁的江绵恒,正在费城的德雷克塞尔大学电气和计算机工程系读研究生。

  6月24日,绵恒收到了系主任布鲁斯。艾森斯坦的紧急信息,后者是一个优秀的工程师,后来成为电力学院的院长。他让绵恒马上去他的办公室。

  “你听说了北京的消息吗?”艾森斯坦教授问。

  绵恒摇了摇头:他还没听说。他的心急速跳动起来:有事发生了。

  “你父亲是新任的共产党总书记。”

  “总书记?”绵恒说,他的脸涨红了。

  “我有两件事要告诉你。”艾森斯坦教授说,“首先,联邦调查局和地方警察局已和我们联系过,他们愿意24小时保护你。我们不需要他们——我们会保护你。其次,我们会继续把你当一个普通学生对待。”

  “这就是我需要的一切。”绵恒说。他的态度“赢得了所有同事的尊敬”。在他回到自己窄小的公寓的时候,电话已经在响了。一个来自美联社的记者想要知道绵恒对他父亲的任命、他父亲的政策和“天安门事件”的反应。

  绵恒措手不及,作出了一个有名的机智回答:“我父亲是我父亲,我是我。”

  顺利交班平稳过渡

中国新一届领导人的主要选举工作于3月15日举行。尽管结果早已确定,但仍有一定的悬念。在整整一代人离职之后,出现了政府高级领导层的彻底变更。伴随着人民大会堂中的中国民乐,代表们一个接一个地投下他们的无记名选票。

  选举工作进行得井然有序,结果很快揭晓。吴邦国当选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胡锦涛当选为国家主席,江泽民当选为中央军委主席,曾庆红当选为国家副主席。担任国家主席10年任期已满的江立即站起来与胡锦涛握手。他与胡轻声地交谈了几句,近3000名代表一起鼓掌。

  选举结束后,胡锦涛向台下三鞠躬,江泽民面带微笑向人群挥手致意。在离开大会堂的时候,江迈着轻松自信的步伐走在胡锦涛、李鹏和朱镕基的前面,表现出一如既往的活力和威严。

  第二天,备受欢迎的温家宝被选为总理,得到了高达99%的选票。一天后,温总理公布了由28个部委组成的国务院组成人员名单,这个团队将在未来5年中管理中国政策。4个副总理中包括黄菊和主管经济和工业的曾培炎。

  3月18日,人大举行了最后一次会议。新当选的国家主席胡锦涛和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向全体人大代表发表了简短的就职演说。胡承诺,他一定忠诚地履行宪法赋予的职责,“决不辜负各位代表和全国各族人民的重托”。

  有报道说,江会在此后的整个5年任期内保留他两个平行的党和国家中央军委主席职务,直到2007年党的军委主席才会到期,2008年国家的军委主席才会届满。江向一些上海代表透露过他的想法。他解释说,需要有人来“压阵”。离任的国家主席说:“我向外国朋友解释过这个概念。但无论翻译怎么译,他们还是不明白‘压阵’这个词的意思。最后我就干脆挑明了。我说:”我留下来帮助胡锦涛。‘“

  数月后,江对这次交接班进行了反思。他对几个同事说:“历史上,无论是哪个时代,哪个社会,领导层的变动几乎总是伴随着冲突、斗争和激烈的反抗,有时甚至更糟糕。现在,全世界都看到了,中国已经实现权力向新一代领导人的平稳过渡。我们中国人都对此感到非常高兴。”(本文内容摘自《他改变了中国:江泽民传》,小标题为编者所加。)


来源:南方日报

声明:该书摘由本站扫描录入,仅供介绍图书使用,错误在所难免,引用时请与原书核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