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律图书馆

  • 新法规速递

  • (2018)沪0110刑初615号

    ——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 (2019-9-12)



    (2018)沪0110刑初615号
      公诉机关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叶某2,男,1957年10月31日出生,汉族,户籍在上海市杨浦区,住上海市杨浦区。
      辩护人汪洋,上海凯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徐军,上海汇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黄某某,男,1976年6月3日出生,汉族,户籍在福建省泉州市,住上海市宝山区。
      辩护人庄炜萍,上海汇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方以矩,上海市恒业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检察院以沪宝检诉刑诉〔2018〕1145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叶某2、黄某某犯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提起公诉。本院于2018年7月27日受理后,经审查发现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叶某2、黄某某的犯罪金额达人民币498万余元,且不具有其他足以判处十五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法定从轻、减轻等情节,不宜在本院接受审判,遂向上级人民法院提出移送管辖请示,经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指定,本案由本院审判。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李某某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叶某2及其辩护人汪洋、徐军、被告人黄某某及其辩护人庄炜萍、方以矩到庭参加诉讼。期间,经公诉机关建议本院决定延期审理二次。因案情重大,经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批准,延长审限三个月。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2016年1月1日,致华公司与常熟达涅利冶金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达涅利公司”)签订包装采购合同,由致华公司代为制作出口设备所用的木质包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出境动植物检疫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出境动植物检疫法实施条例》、《出境货物木质检疫处理管理办法》等相关规定,出境货物木质包装需经检疫处理方法实施处理,并按照要求加施“IPPC”标识。
      2016年6月起,被告人叶某2、黄某某在负责致华公司生产、经营期间,未按规定对所生产的出口木质包装作除害处理,且采用伪造上海石鹰熏蒸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石鹰公司”)“IPPC”标识章,在未经除害处理的出口木质包装上加盖的方式,生产、销售不符合国家标准的伪劣出口木质包装,销售金额达人民币460余万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
      2017年2月16日,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会同原上海市宝山区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对位于本区富锦路XXX号的致华公司仓储场地进行检查,当场查扣不合格的出口木质包装150余只,销售金额达38万余元。经上海市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动植物与食品检验检疫中心鉴定,在查扣的部分木质包装材料中,检出滑刃线虫活虫。
      公诉机关确认,被告人叶某2、黄某某的行为均已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销售金额达498万余元。提请依法惩处。
      被告人叶某2对指控的罪名无意见,对金额有异议,金额没有460多万那么多,其中有经过正常熏蒸的材料。
      被告人黄某某对指控的罪名无意见,对金额有意见,木箱有些是经过熏蒸或热处理的,有些是没有经过处理的,是混在一起的。
      被告人叶某2的辩护人汪洋提出如下辩护意见:1、本案现场查扣的不合格木质包装有150余只,起诉书认定金额为38万余元,审计为60余万元,庭审中确认的是70余万元,最终金额以法庭核实为准。而采购合同对应的其余木质包装均已出口,被告人及其单位也曾经对出口的板材木料采取过熏蒸、热处理等除害措施,出口地国也未有该批出口的木质包装存在不合格产品的反馈。统计表等仅仅是数字,无法与实物相匹配。综合上述情况,现有证据无法证明已出口的木质包装系伪劣产品,依照存疑时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涉案金额不应认定为460余万元,应以实际查扣的木质包装金额为准。2、叶某2、黄某某经宝山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执法人员电话联系后自行赶到现场接受调查,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叶某2的行为符合自首的构成条件。3、叶某2法律意识淡薄,为赶工期,少一道消毒工艺,也未获取多少利润,案发后也采取了补救措施。4、叶某2已62岁,身患肿瘤,刚动过大手术。综上所述,辩护人恳请法庭能够考量辩护人的上述意见,对叶某2予以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叶某2的辩护人徐军在同意第一辩护人意见的基础上,提出如下补充辩护意见:从相关规定看,进行熏蒸或热处理是否需要整箱处理无强制性规定,吴淞海关的复函中明确答复是可以分开处理的。木质包装进行熏蒸、热处理是为了除去虫害。查扣的木箱中有虫害所以是伪劣产品,但现有证据无法证明已经出口的木箱中有虫害,是不合格产品。加盖伪造的IPPC章只是逃避商检的程序。
      被告人黄某某的辩护人庄炜萍对于起诉书指控的罪名无异议,但对查明的部分事实有异议,具体如下:1、同意被告人叶某2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仅认可现场查扣的150余只木箱是伪劣产品,因为经检测有线虫。吴淞海关的复函中明确说明,原材料经有资质的单位进行处理后企业可以自行组装,即使违反规定也请公诉人出示相关的规定,因为违反规定不必然是伪劣产品,需要有法律明确规定。目前证据无法证明全部出口的木箱是伪劣产品。2、根据公安机关出具《抓获情况》,黄某某系主动投案,投案后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应符合自首的构成要件,应当认定为自首。3、黄某某因涉案被羁押时,其孩子还未满一岁,其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父亲和哥哥已不幸去世,母亲也只有他一个至亲,也需要他的赡养和照顾。综上,恳请法院采纳辩护人的上述辩护意见,对黄某某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黄某某的辩护人方以钜提出如下辩护意见:1、同意其他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认可起诉书498万元的认定金额,其中有重复计算、免熏蒸等问题,且前期的运单已出口,买家及相关部门也没有提异议,根据存疑利益归于被告原则,应以现场查扣的木箱的金额为准。2、涉案绝大多数主要部件都是经过熏蒸或热处理的,另外,熏蒸处理的成本或利润在整个合同中所占的比例很少,不存在谋取暴利的可能性,因此被告人的主观恶性,望法庭在量刑时予以考虑。3、被告人加盖了标识章,但并没有造成严重后果,前批次货物买家和相关部门均未提出异议,现批次货物被商检部门及时扣押,其行为未给社会及相关利害关系人造成实质性损害。4、被告人黄某某认罪态度很好,始终能配合调查,如实、彻底地交待自己的行为。5、从被告人的到案情况看,属于自首,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6、被告人的家庭境遇坎坷,其父和哥哥先后去世,其母也已年迈,其儿子只有三岁,妻子又没有工作,黄某某是家里唯一的男丁,也是家庭主要收入来源。综上,结合被告人黄某某的认罪态度,悔罪表现,本着罪责刑相一致原则,请求法庭对其从轻或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经审理查明,2016年1月,致华公司与达涅利公司签订包装采购合同,由致华公司向达涅利公司提供国内及出口运输包装所必须配套的包装产品,包括熏蒸或热处理出口木箱,真空包装等包装产品,以及相应的包装服务。同年6月起,被告人叶某2、黄某某在负责致华公司生产、经营期间,在不具有除害处理和标识加施资格的情况下,在生产向达涅利公司提供的出境货物木质包装上,加盖伪造上海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授予石鹰公司专用的“CN-31003-MB”IPPC标识,冒充经石鹰公司检疫处理的出口货物木质包装。
      2017年2月16日,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会同原上海市宝山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对位于本市宝山区富锦路XXX号的致华公司仓储场地进行检查,当场查扣出口货物木质包装150余只、“CN-31003-MB”IPPC标识印章一枚、戴尔笔记本电脑一台。经上海市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动植物与食品检验检疫中心鉴定,在查扣的部分木质包装材料中,检出滑刃线虫活虫。经上海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鉴定,涉案的“CN-31003-MB”检材印文与石鹰公司提供的样本印文不是同一印章盖印形成。从扣押电脑中提取致华公司生产出口货物木质包装提供给达涅利公司的销售明细。经审核,150余只出口货物木质包装箱的销售金额为70余万元。
      被告人叶某2、黄某某于当日经原上海市宝山区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执法人员电话联系后赶至现场接受调查,到案后均如实供述上述犯罪事实。
      审理中,被告人叶某2、黄某某分别向本院缴纳40万元。
      上述事实,有以下证据证实:
      1、公安机关出具的《搜查笔录》《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照片及工作情况等,证实公安机关对本市宝山区富锦路XXX号致华公司仓储场地及办公室进行搜查,扣押加盖“CN-31003-MB”除害处理标识的木质包装150余只、刻有“CN-31003-MB”字样印章1枚及戴尔笔记本电脑1台。案发后公安机关在对涉案木包装箱拍照固定后同意致华公司将扣押的木包装箱连同箱内的工业机械重新熏蒸后出口国外。
      2、证人薛纪峰(达涅利公司的进出口经理)的证言、《包装采购合同》等,证实根据采购合同致华公司为达涅利公司提供国内及出口运输包装所必须配套的包装产品,包括熏蒸或热处理出口木箱,真空包装等包装产品,以及相应的包装服务;证实致华公司为达涅利公司提供符合出口要求的产品木包装,由于公司出口的货物为机械设备,所以要求致华公司提供的木箱的托盘必须是实木的;达涅利公司会对包装好的产品进行抽查,抽查的标准就是看木包装上有无IPPC标识,如果有的话,就认为该产品已进行过熏蒸;双方结算一般是由致华公司先将数据汇总形成账单,再将账单发送达涅利公司审核,如没有问题,就开票付费了。
      3、证人杨绪文、钱玉才(均为致华公司员工)的证言,证实其负责做致华公司木包装的工作,公司制作的木箱框架是用实木制作,木箱的六个面都是用胶合板制作,木箱底部的托盘是用实木框钉住的。
      4、证人张惠林、张忠德(均为致华公司员工)的证言,证实致华公司自己有一个IPPC标识,平时放在叶某2、黄某某办公室的货架上,制作好的箱子要运出去的时候,叶某2、黄某某会让拿这个IPPC标识敲在木箱的托盘上,自己亲自敲过章,也让别的工人敲过章;致华公司没有相关的熏蒸场地、熏蒸设备、熏蒸操作人员,也从未看到过出口的货物在致华公司进行熏蒸,公司是没有熏蒸资质的。
      5、《国际贸易中木质包装材料管理标准》《进出境货物木质包装材料检疫管理准则》《出境货物木质包装检疫处理管理办法》及证人叶1的证言、《吴淞海关关于宝山区人民检察院请求协查咨询问题的复函》、《宝山检验检疫局关于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协查函的复函》等,证实根据规定出境货物木质包装应当由获海关考核认可的除害处理标识加施资格企业,按照《出境货物木质包装除害处理方法》列明的溴甲烷熏蒸处理、热处理等方法,实施检疫除害处理,并按照《出境货物木质包装除害处理标识要求》加施专用IPPC标识;对于再利用、再加工或者经修理的木质包装材料应重新处理并重新加施标识;未取得资格证书的,不得擅自加施除害处理标识。《吴淞海关关于宝山区人民检察院请求协查咨询问题的复函》中明确标识为“CN-31003-MB”的熏蒸标识中的31003为石鹰公司唯一对应的专用代码;《吴淞海关关于宝山区人民检察院请求协查咨询问题的复函》中针对将原材料送至有资质的单位进行处理,再自行组装成木质包装是否符合规定的问题,回复为由获得除害处理标识加施资格的企业在其生产场所内将原木分开处理后再组装不违反规范要求。《宝山检验检疫局关于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协查函的复函》证实致华公司不具备出境货物木质包装除害处理标识加施资格。
      6、石鹰公司提供的营业执照、上海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出入境检疫处理单位核准证书、出境货物木质包装除害处理标识加施资格证书及出具的情况说明、上海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书》等,证实石鹰公司是经过上海出入境检验检疫局考核认可的熏蒸企业,具备熏蒸资质证书和出口木质包装IPPC标识加施资质资格证书,该公司从未将IPPC标识交给其他任何单位,也从未委托其他任何单位在出口木质包装上加施IPPC标识;在本市宝山区富锦路XXX号发现的IPPC标识,其式样与其公司的不符,确认为伪造;经上海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鉴定,涉案的“CN-31003-MB”检材印文与石鹰公司提供的样本印文不是同一印章盖印形成。
      7、上海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检验检测报告》,证实在查扣的部分木质包装材料中,检出滑刃线虫活虫。
      8、公安机关出具的《扣押清单》《调取证据清单》《现场勘验工作记录》、达涅利公司提供的《包装采购合同》《出口包装业务清单》、致华公司《木包装统计表》、致华公司与达涅利公司业务往来的发票明细、收款明细等,证实致华公司与达涅利公司的业务往来情况、从被告人黄某某电脑中提取致华公司2016年6月至今的生产、销售给达涅利公司的出口货物木包装的明细及致华公司仓储场地查扣的150余只木质包装的销售金额。
      9、证人董霞明(石鹰公司法定代表人)、范勇(石鹰公司业务员)的证言等,证实石鹰公司在2016年的5月和9月为致华公司送来的方木做熏蒸处理,每次约20立方米,金额共计2,400元,经处理合格后按规定加施了石鹰公司的IPPC标识,没有为致华公司做过加盖IPPC标识出口木包装的熏蒸,联系人是叶某2。
      10、证人吴新红(江苏盈德包装材料有限公司总经理)的证言、《工矿产品购销合同》等,证实江苏盈德包装材料有限公司前身是靖江市明星木器包装厂,从2016年起,该公司为致华公司提供过四次木方来料加工热处理服务,交易总金额为40万元左右,并提供了与致华公司相关合同,联系人是叶某2。
      11、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出具的《抓获情况》,证实被告人叶某2、黄某某接到宝山区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执法人员的电话后自行赶到现场接受调查的情况。
      12、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证实被告人叶某2、黄某某的前科情况。
      13、被告人叶某2、黄某某的供述,供称2017年2月16日公安机关在本市宝山区富锦路XXX号致华公司仓储场地检查时,发现公司仓库里有150余只木箱,这些木箱是为达涅利公司出口设备包装用的,按照出入境检验检疫部门的规定,木箱要经过熏蒸处理才可以用来做出口包装材料。为贪图省事,节约成本,就私刻了“CN-31003-MB”编号的石鹰公司的IPPC标识章,然后在我们自己生产的木箱上加盖、出售了。公司放在堆场的这批木箱,应该都是未经熏蒸处理而我们已经加施了假的IPPC标识章的出口货物木质包装。致华公司平时有采购经熏蒸、热处理过的木料,也有未经热处理的木料,经热处理的木料做成包装箱后是不需要进行熏蒸处理的,当时是混着做的,都已出口国外。致华公司在石鹰公司熏蒸了两次木条,大约40立方米左右,掺杂其他没有熏蒸过的木料都做成了箱子。另外我们公司没有熏蒸设备,没有操作人员,场地也不符合要求。
      上述证据均经庭审质证属实,足以认定。
      针对两名被告人对起诉书指控的460余万元提出的异议及其辩护人对于起诉书指控的460余万元不应计算为犯罪金额的相关辩护意见,本院经审查认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出口货物木包装必须经有资质的企业进行熏蒸、热处理,然后加盖IPPC标识章。本案被告人供称出口的木质包装中有经过熏蒸和热处理的材料,辩护人提出出口货物木质包装进行熏蒸、热处理是为了除去虫害,查扣的木箱中有虫害所以认定为伪劣产品,但现有证据无法证明已经出口的木箱中有虫害,是不合格产品,且有证据证明致华公司对出口的木料采取过熏蒸、热处理等除害措施,已出口的货物木包装也均未收到相关出口国反馈存在质量问题。现无法律明文规定,未经除害处理的出口货物木质包装即为刑法规定的不合格的伪劣产品,故在无法对已出境的货物木质包装进行鉴定的情况下认定已出境货物的木质包装均系不合格的伪劣产品,证据及法律依据不足。本院采纳各辩护人对于起诉书指控已出口的货物木质包装的销售金额不应计算为犯罪金额的辩护意见。对于公安机关当场查扣的150余只出口货物木质包装,经上海市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动植物与食品检验检疫中心鉴定,部分检出滑刃线虫活虫,起诉书认定为不合格伪劣产品,二名被告人及各辩护人均无意见,本院予以确认,但具体金额应以达涅利公司提供的《出口包装业务清单》、致华公司提供的《木包装统计表》等记载的结算金额认定,应为70余万元。
      针对二名被告人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叶某2、黄某某均系自首的辩护意见,本院经审查认为,自动投案是指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尚未被司法机关发觉,或者虽被发觉,但犯罪嫌疑人尚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主动、直接向司法机关投案。本案中,二名被告人经宝山区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执法人员电话联系后自行至涉案场地接受调查,到案后均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应当认定为自首。辩护人的该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叶某2、黄某某结伙,生产、销售不符合国家标准的产品,销售金额达70余万元,其行为均已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对被告人叶某2、黄某某依法均应予惩处。被告人叶某2、黄某某均有自首情节,依法均可以减轻处罚。被告人叶某2、黄某某均预缴了罚金,可以酌情从轻处罚。为严肃国法,维护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根据被告人叶某2、黄某某的犯罪情节、社会危害性、认罪悔罪态度等,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叶某2犯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罚金人民币四十万元(已预缴);
      二、被告人黄某某犯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罚金人民币四十万元(已预缴)。
      (上述二名被告人的缓刑考验期限,均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三、扣押在案的印章一枚予以没收。
      叶某2、黄某某回到社区后,应当遵守法律、法规,服从监督管理,接受教育,完成公益劳动,做一名有益社会的公民。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一份。
      
      
      


    审 判 长 陈蔓莉
    审 判 员 刘燕萍
    人民陪审员 吴奎丽
    书 记 员 倪贤锋
    二〇一九年九月十二日

    ===================================================
    声明:
    本站收录的二十万件裁判文书均来自法院官方网站公开信息,
    本站裁判文书栏目不会接受任何个人或企业提供的裁判文书。
    如您认为内容涉及个人或企业隐私,要求修改或删除的,
    请将网址发邮件至:
    我们将在一个工作日内和您联系妥善处理
    ===================================================

    Copyright © 1999-2019 杭州法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备10202533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502000828号